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20 年 05 月 21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海洋公園的危與機

執筆之時,仍未知政府為海洋公園申請「續命錢」,能不能在立法會通過,但無論結果如何,我也想從普通市民的角度,說一說海洋公園的路可以怎樣走下去。所謂有危便有機,目前這個困局,說不定可成就一樁美事。
在二○一○至二○一四年間,我曾經代表民政事務局出任海洋公園的董事局成員。那個時期,海洋公園可說是如日中天,工作重點集中在增加新吸引點(如快將落成的水上樂園、園區酒店和引進新動物品種)來抗衡香港迪士尼樂園及內地急速冒起的主題公園,同時亦想方設法開拓新客源,包括本地客(每年萬聖節的哈囉喂活動便是一例),不可謂不進取。但物換星移,從二○一四年佔中事件起,香港社會已發生了基本上的質變,整體地讓最大的客戶群︱內地人︱覺得不再受歡迎,仇中情緒還愈來愈嚴重,那便縱使海洋公園有三頭六臂,也不可能再以原來的商業經營下去。

 

 


劉鳴煒說海洋公園是港人一個「集體回憶」,本身沒錯,但這個感情價值不宜誇大。它的入場費高達五百元,對普羅市民來說不是小數目,所以它並不是一個讓市民自由進出的「真」公園,很多人甚至覺得它屬於遊客多過屬於港人,既存在又不存在。我認為現在是個極好的時機,讓特區政府向正在疫境和政治陰霾下苦苦掙扎的香港人,送上一份大禮物︱一個真正屬於香港人的海洋公園。我的構思,是把它變身成為一個比維園大幾倍,環境優美幾倍的公園,向所有香港居民免費開放。
設施方面,機動遊戲可以保留一兩項較有特色的(如世上少有的大海景過山車),但改為按次收費;水上樂園、大型水族館及登山纜車等有較高商業價值的設施也同樣可靠門券收入來營運,繼續吸引外國及內地遊客。「門禁」開放後本地人流增多,園內更可大量增設飲食和購物點,而這類設施也當然可以自負盈虧。海洋公園現時每年支出約十二億,變身後只需維持一個較靜態的公園,而且面積可以縮小,支出可望大幅削減。退一萬步,即使每年要政府每年補貼三幾個億,也比繼續營運這個無底深潭划算得多。
再者,海洋公園佔地九十多公頃(維園約十九公頃),隨便拿一小部分出來作興建住宅之用,在這個毗鄰壽臣山的尊貴地段,理論上多達數百億的賣地的收益足可用來成立一個基金,以其投資回報來支付公園的營運,根本不用政府作經常性補貼。更可考慮劃一部分來興建公屋,有助紓緩房屋短缺問題。這是個多贏的方案,因為它不費分毫,既保育了港人的集體回憶,又可「還園於民」,同時保留了作為旅遊景點的功能,又解決了海洋公園的長遠營運問題。但我認為最無價的,是這個方案可以顯示政府用「以民為本」的方針來解決問題,而不是只照顧某個界別的利益。若政府真有這個決心和勇氣,將可大大提振長期處於低谷的民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