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峰」「波」情未了馮素波 2020 年 05 月 08 日

馮素波

馮素波,三歲加入娛樂圈,今年七十六歲,伶歌影視工作皆涉獵,看盡圈中人事起落,繁華滄桑。

父親的情緣(六)

曾經在前文言及,高媽子(張雪英)帶着一個男孩子,到劇團找父親收留的片段。我曾問過家裏的長輩們,他們都說是有這回事,但男孩子是甚麼模樣?已沒有人清楚記得,也從來沒有人說過這個孩子的名字,只有高媽子曾經跟我談過,這個孩子一直被高媽子稱他「阿B」,生性聰明,樣子俊朗。有一次,高媽子在廣州的時候,曾去找一位名叫「冰梅女士」的相士問卦和問前程,誰知一進門,那位「冰梅女士」還沒有替高媽子睇相,雙眼只一直盯着「阿B」,並跟高媽子說,這個孩子很聰明,將來一定是個偉人,但「阿B」的鼻樑有一股氣直衝上腦位,「冰梅女士」指示高媽子,一定要找個很偉大的人,如當時「蔣總統」等人物,才可以令「阿B」健康成長,否則很難把「阿B」養大。高媽子聽到「冰梅女士」一番話,只覺啼笑皆非。
後來高媽子到了劇團,三歲至五歲期間,她發覺「阿B」的身體凸了一塊骨頭,漸漸成為駝背,追問之下,原來「阿B」在嬰孩時候被保母不小心跌落地上,看顧人又不敢作聲,之後「阿B」便成了駝背仔。後來,他發高燒,送到醫院已返魂無術,他死於腦膜炎,高媽子這樣跟我講過,家中從來沒有任何人再提起過。

高媽子曾經帶着一個男孩子到劇團找父親。

 


自從高媽子擔當劇團的正印花旦後,她的一切裝置都與文武生相等,兩人共用同一個帳幕,共用同一個「衣箱」 ,連吃飯也在帳幕。其實,我的母親也可自由出入父親帳幕,奈何她想做得大方得體,對於父親與高媽子共處一室也不埋怨,她就是想讓父親知道,她珍視與父親的夫妻情,和對父親信任的程度。當時巿面缺乏米糧售賣,因為母親態度真誠,加上是年輕女性易惹人好感,很艱難地,母親向一位雜貨舖老板乞求,買得一麻包袋白米。母親囑咐,白飯一定要留給父親吃,文武生一定要吃得飽,演戲時才有力氣,高媽子也一樣待遇。反而是母親跟劇團所有人一樣,吃半碗白飯加一條番薯,假如仍不夠飽就繼續食番薯。母親笑言,她可能一向嬌生慣養,白飯吃得多,食番薯送飯反覺好好味!知道父親喜歡吃綠豆沙,煮時還要加一塊「豬膏」煲成糖水,留在散場後作消夜,為此母親又向豬肉檔的老板乞求,賣一塊豬膏給她。戰時的豬膏很矜貴,為了令父親滿足,母親還親手送兩碗綠豆沙入帳幕,當然,有一碗是給高媽子的。母親只是用熱開水沖片糖飲用,母親真是個很不一般的女人,她竟然說﹕「滾水沖片糖也很好飲!」白天,父親和高媽子都睡至日上三竿,母親只好跟劇團的成員閒聊,後來「五軍虎」着我母親練一些北派,也可以在舞台上客串,之後母親便跟這些師傅學會了「三十二刀」、「小快槍」,排練了「打脫手」。學會打北派又有甚麼用?說到底母親不懂唱粵曲,怎樣客串?我的契爺謝醒伯教識母親唱倒板一句曲詞「相見曾如不見」並鼓勵母親:「其實高媽子每晚演出都是『爆肚』,你一樣可以。」反正中場老倌要換戲服,猶其高媽子一定要休息,高媽子的「爆肚」功夫不到家,不若由母親上場客串。全團人員鼓勵下,母親就作了這個決定,每晚由她和師傅們作一個武場表演,更是創「中場休息」的先驅!結果觀眾很接受這個安排,母親既為劇團帶來生氣,也提醒父親自己的存在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