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20 年 05 月 02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時代的傲慢

羅冠聰批評許冠傑的歌與時代脫節、「離地」,招來很多人非議,我也想在這裏插一兩句。我喜歡許冠傑的歌多於詞,悅耳和易上口的旋律,可以跨越年代,跨越文化地流傳下來,但流行曲的歌詞則背負着某種時代的印記。如「痛別離,惜分飛,緣份一朝忍心拋棄」(《天才白痴往日情》)這類歌詞,當時教人聽得如痴如醉,今時今日聽起來有點肉麻,甚至流於膚淺。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流行樂壇以英語,甚至國語時代曲為主流,阿Sam是第一個把粵語歌帶進流行樂壇的人,而他最為人讚誦的,是他作品裏那種濃濃的香港情懷。他是謳歌香港人身份認同的第一個藝人,敢於把貼近生活的市井俚語融入歌曲,可說是「本土主義」的先驅。當的時香港人,努力向上的目標是安穩富足的生活,但今天這代人,衣食無缺,只覺得自己沒民權沒自由,因為這些價值是專制的宗主國所反對的。因此羅冠聰之流才會說「在二○二○的香港,靠能力的向上流動變成親共的分贓犒賞遊戲,後生仔在街頭以血汗換取尊嚴的未來」,許冠傑那種只是「沒有立場的團結,沒有對錯的向前」。

 

 


這種泛政治的說法,對阿Sam來說很不公平。他是個歌手,不是政客,只想道出今天社會真的很撕裂,沒責任提出答案。所謂團結,顧名思義就是設下立場團結起來,甚麼叫「沒有立場的團結」?羅冠聰似乎在說,要把所有人團結到他的立場去,團結才有意義。「分贓」一詞背後的心態是,因為香港現在被中共非法統治,所以年輕人努力建設香港所得到的經濟成果,都成為供中共自肥的「賊贓」,因此年輕人根本不必聽阿Sam的「少壯就要多努力,求日後自食其力」。這正正就是「攬炒」的理論基礎。
羅冠聰這類人發動所謂「時代革命」,就是要將兩個世代的人對立起來,把以前那套「獅子山下」價值觀完全否定,因為年輕人是最易受虛幻的理想感召,和最易動員的(紅衛兵就是一例),再加上一個讓他們掌權的承諾,他們甚麼也幹得出來。上了年紀的人都是既得利益者,只顧維持現狀,沒有理想,慘被統稱為「廢老」。許冠傑年過七十,肯定也被歸類為「廢老」一族了。抗爭和反中被包裝成進取、型格、時尚的心態,令很多年輕人徹底疏離,甚至卑視上一代人,是導致不少父母在反修例運動中和子女反目的原因。
青春,的確可恃。上一代人始終要退下來,到時便是今天的新生代當家作主了。但年輕人們要有點耐性才好,因為今天的「廢老」們隨隨便便活到九十歲也可以龍精虎猛,沒那麼快死光,還有很長一段時間跟你玩。總之,若你們「攬炒」成功,別要回去向父母討飯吃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