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政官莊 2010 年 11 月 23 日

屢犯眾怒 歷史重演 田二少死性不改

田二少上周突然劈炮退黨,政圈嘩然,呢位「太子爺」如何引發自由黨內鬥?佢大佬(田北俊)點解最後要逼佢走?本刊「頭條新聞」有深入報道,小弟不再在此詳述,但成件事背後有幾段內情,可以「八」畀大家聽吓。

今次風波乃由大家樂扣飯鐘錢觸發,張宇人先出嚟講好說話,田二少就高調大鬧大家樂無良,又鼓吹市民齊齊罷食,自己都會罷埋一份,陳裕光(大家樂老細)見到二少踩佢公司踩到上心口,條氣谷到爆,如果對方係社民連冇所謂,預咗啦,但二少所屬嘅自由黨點都算係盟友,自己多年來在背後默默撐佢哋腰,如今恩將仇報,唔嬲就假。

陳裕光(左小圖)一直大力支持自由黨,但田二少(右)不留情面掉轉槍頭狠砌大家樂,令佢十分心淡,田大少急忙致電安撫亦冇用。

線人話,陳裕光一直大力支持自由黨,除咗幫張宇人在飲食界搶位,○八年田氏兄弟在立法會選舉齊齊告急,競選總部急call佢求援,佢二話不說下令兩選區內全部大家樂店舖幫手,畀兩兄弟入去拉票,又即刻在店內加貼海報造勢,極之唔話得。

今次田二少掉轉槍頭轟大家樂,大佬知道陳裕光實㷫,將來可能同自由黨割席,所以急急打電話畀陳裕光安撫一番,仲幫佢分析形勢,出謀獻策,但兩兄弟一個做好一個做醜,對方未必受得落。

線人指,陳裕光早前私下同好友呻,大家樂單嘢,兩兄弟大佬攞彩,細佬就要佢死,總而言之,已冇晒癮。其實對自由黨心淡嘅商家,又豈只陳裕光一個,背後支持嘅財團亦早覺得班友唔對路,「水喉」已愈縮愈細,連派駐黨高層嘅代表都陸續撤走,田大少看在眼裏,知道如果佢細佬再咁玩落去,自由黨好難保住功能組別地盤,於是揮刀斬倉以「止蝕」。

田二少得罪人多,搞到個個反面,其實屢有前科,顯示佢「太子爺」性格一直冇改,以致歷史不斷重演。政圈老友向小弟透露一宗「秘聞」:田二少二○○一年出任九鐵主席,一次記者會上,當面「噴」行政總裁楊啟彥(前運輸司),話「我哋唔係好朋友」,狠落老楊面,令佢耿耿於懷,不久就黯然離職,後來佢患上心臟病同腎衰竭,到北京換腎後在瑪麗醫院留醫,去世前不久,田二少曾經聯絡楊啟彥太太,話想去醫院探佢,但楊太同老楊傾過後,堅決拒絕,講到明唔想見面,令二少相當尷尬。

楊啟彥(左)當年被田二少落面,臨終前拒絕佢去探病。九鐵前總裁黎文熹則寫書爆當年二少引發員工兵變的秘聞。

老友又叫小弟翻看九鐵前行政總裁黎文熹三年前出版嘅《九天風雲》,該書大爆當年田二少如何惹起九鐵上下員工公憤,憤然上書想迫走二少,可惜功敗垂成,幾位管理層「壯烈犧牲」。其中一段透露:黎文熹不怕犯上,寫告狀密函畀九鐵管理局,指田二少「作為主席的作風,並不符合一個兼職非執行主席身份,經常插手行政……導致員工對公司的領導層的信任崩潰」;其後有三千員工簽聯名信,支持佢嘅意見,等於對田二少投不信任票。

最後結果大家都知,田二少冇落台,「造反」的高層員工就人頭落地,但成個機構搞到咁田地,都幾傷。估唔到二少始終冇吸取教訓,終於重蹈覆轍,以出局收場。

四叔旗下公司 畀面捐助社民連

社民連周日晚搞周年聚餐兼籌款,筵開五十七席,場面都幾熱鬧,長毛忽然演出下跪騷,更引起一陣哄動,但出席者多數係同路人馬,十之八九是「無銀士」,捐款塘水滾塘魚。唯一例外是「四叔」(李兆基)旗下公司中華煤氣買咗一圍枱,其公關阿頭黃秀英親臨出席,更與陶君行、長毛、余若薇等齊坐主家席,都算畀面。

席上循例搞拍賣揼心口,其中一項乃手寫佛經一幅,黃秀英代表公司以兩萬元拍得,算係當晚最豪捐款者之一。

近期「四叔」旗下公司對政黨支持高調咗,早前民主黨周年晚宴,恒地同煤氣就豪捐三圍,又以萬元買咗成箱紅酒,當晚更由新任政治公關林旭華在場做host。

社民連晚宴則未見林旭華在場,恒地亦冇買枱,顯示對社民連嘅支持比民主黨低一級。除了「四叔」,聽聞某大地產集團同社民連某君關係唔錯,亦有支持佢嘅地區活動。

社民連搞籌款晚宴,四叔旗下公司中華煤氣亦有買枱,其公關阿頭黃秀英(右小圖)更坐主家席,並豪買手寫佛經一幅。

肥胡被指是特首人選
「講笑咋啩!」

周四有西報記者搵胡定旭,問佢點睇壓抑炒樓,但傾傾吓忽然轉變話題,引述消息人士指北京高官最近曾經問佢有冇興趣於二○一七年競選特首,又鼓勵佢兩年後出賽先熱吓身,「係咪有咁嘅事呢?」

肥胡聽到記者咁講,打咗個突,隨即話冇咁嘅事,又話:「講笑係咪呀,我何德何能呀!」何況二○一七年咁長遠嘅事,根本冇人知會點。

雖然肥胡否認,但報道仍於次日刊出,至於消息來自何方神聖,就無從稽考。肥胡私下反應係:「邊個咁大整蠱呀!」又係喎,特首跑馬仔從來都係敏感議題,唔可以亂講㗎!

有西報收到消息,話肥胡(右)係特首人選之一,肥胡當然斷然否認,謙稱:「我何德何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