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20 年 04 月 23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我愛國,但不愛黨」

立法會財務委員會會議上,朱凱迪發言時用上「武漢肺炎」一詞,被主席陳健波提醒要用國際間通用的「新冠肺炎」,而且身為中國人,最好不要用一些對中國帶有貶意或標籤性的詞語。朱十分不服,說不叫「武漢肺炎」的話,就叫「中共肺炎」好了。朱凱迪這番話其實代表了所有泛民主派政客、論者、及媒體的思維模式。不幸地,不少香港人也很認同。他們的說法是,不要說我不愛國,我只是不愛中國共產黨。這句說話很好用,因為每次有人質疑他們為何這樣仇視內地人和內地的事物,甚至要跑去游說外國政府制裁中國時,他們便拿這句話來作擋箭牌。
這是個很弔詭的概念。若他們不喜歡今天共產黨掌權的中國,那麼他們喜歡一九四九年之前民國政府的中國嗎?若那個中國也不好,那麼滿清時期的中國又如何?對不起,歷史沒有給予我們這個選擇。香港回歸時,中國早已是今天這個政府了。中國政府從來沒有要求香港人要愛黨,基本法清楚寫明共產制度不在香港實施,但所謂「河水不犯井水」,我給你高度自治時,請你也別做侵犯國家利益的事。以自治的程度來說,今天香港所享有的遠超於中國任何一個地方,但傲慢和任性的香港人,從來沒有信守我們這邊的承諾。

 

 


其實我先父最有理由恨中國共產黨。他在國共內戰時期寫過一些反共文章,解放後祖父被批鬥抄家,連祖屋也充公了。父親獨自逃到香港,因為屬於「黑五類」,所以雙親於文革時期去世也不能回鄉奔喪,他引以為一生憾事。但改革開放後的二十年下來,令他對中國的政權完全改觀,因為它是幾百年來首次讓中國人在國際社會真正站起來的政權。我自己是個英國殖民地產物,對回歸一個共產政權也有過焦慮不安,但我繼承了先父那種務實的人生觀,而且回歸廿年以來共產黨也沒害過我,所以我也沒有恨它的理由。但原來香港的敵人不是中國共產黨,而是香港人自己。
那些自稱「愛國但不愛黨」的香港人,其實毫不愛國。國旗代表我們的國家,為何它遭到污損時,不見他們出來譴責?《義勇軍進行曲》是中國的國歌,不是中國共產黨的黨歌,何解香港人竟會噓它?泛民議員用拉布來癱瘓立法會,令多項工程不能上馬,是因為要阻止國歌法和國家安全法等「惡法」獲得通過。香港人對二十三條立法有戒心可以理解,但國歌法怎算是條惡法,要不惜犧牲大眾的利益去阻撓?那些十來歲已擲汽油彈、踐踏國旗的學生,是誰教出來的?
我可以告訴那些口裏說「愛國但不愛黨」的人,你們心中那個理想的中華國度,在現實中是不存在的。若你不去認真了解自己國家的國情,事事只聽命於那些以中國為敵的國家,那你根本沒有愛國的資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