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20 年 04 月 14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真正的東亞病夫

這次疫情發生以來,最令我大感不解的問題,是為何整個西方社會對個人防護的認知障礙,絕大部分西方人不但拒絕戴口罩,更會歧視戴口罩的亞洲人。歐美的醫療科技及對疫症的研究領先全球,而且在亞洲人心目中,西方人普遍重視個人衞生。想不到遇上了新冠病毒,竟無一個醫學專家或機構(包括世界衞生組織)要求國民一律戴口罩,以為一味洗手和隔離便足夠。新冠病毒的潛伏期長,患者可以在無徵狀的情況下感染人這個事實,任何有基本常識的人也明白。為何亞洲人一早便知道,並因此避免了災難性的爆發,而西方人竟如此冥頑不靈?
到了疫情已非常不堪的今天,美國和加拿大的衞生當局才肯站出來叫人戴口罩,其後知後覺和不科學,達到令人咋舌的地步。總統特朗普還第一時間向國民強調,這措施純屬自願,他自己就不會跟從。特朗普及一眾應聲蟲幕僚,一開始便罔顧科學事實和各種警號,除了切斷與中國的運輸外,沒有及時實施隔離和籌措醫療物資。他三番四次的把疫情淡化,作出毫無根據的樂觀預測,給予國人虛假的安全感,令他們疏於防備,是直接造成疫情一發不可收拾的原因。

當香港全民戴口罩避疫時,歐美領導人仍堅持不戴口罩。

 


西方人的愚昧,和一個狂妄總統的惡行,別以為我們可以冷眼旁觀地說一句「活該」便沒事了。香港的第一波疫潮,平心而論控制得不錯,新增個案一度趨零,但隨着歐美疫潮爆發,大量海外港人回流避疫,當中有幾百個確診者,直接為香港帶來第二波更嚴峻的疫情。試想,若他們留學或居住的國家能一早採取亞洲諸國的防疫措施,情況一定不會如此糟糕,也沒有港人需要避回香港。若要追究責任,我們當前的苦難和經濟損失,很大程度是因為特朗普的嚴重疏忽(gross negligence)和蓄意誤導所致,香港人是否應該發起向他追討賠償?也許應加上曾提倡「佛系抗疫」的約翰遜,但念在他已身罹此疾,也就罷了。
這個追討賠償的倡議當然很離譜,我也是拾美國人牙慧的。繼美國之後,英國、澳洲、甚至印度的政客為了「甩鍋」和遮掩自己在處理疫情的失誤和無能,竟然指責中國輸出病毒,隱瞞疫情,要中國賠償幾萬億美元。中國上周透過新華網公布了《推進疫情防控國際合作紀事》,洋洋灑灑幾十頁,詳細交代了衞生當局一直以負責任的態度向外發放消息。武漢市疾控中心去年十二月底首次發現不明原因的肺炎,三十一日在官方網站發布消息,今年一月三日向世衞、有關國家(包括美國)及港澳台地區主動通報疫情訊息,之後無間斷地與世衞及多國的醫學專家交流合作,公布病毒的基因序列,分享抗疫方法和經驗等。中國給予世界的預警已超長,看來外國流氓政客的如意算盤不容易得逞。
令人揪心的反而是,竟然有本地的泛民政客做這些外國人的應聲蟲,繼續盲目指責自己的國家,堅持用「武漢肺炎」的稱謂。他們真的是病了。套用華爾街日報記者的用語,是The Real Sick Men of As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