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20 年 03 月 15 日

南韓抽脂奪命 狀告索償美容院突撤回 Bossini孫女婿暗鬥百億岳父

大型連鎖服裝店Bossini已故創辦人羅定邦的孫女羅貝兒,上周忽然被爆出月前在南韓接受抽脂手術期間意外死亡。羅氏家族一直低調處理事件,可是死者丈夫徐英龍,卻高調聲稱入稟香港及南韓法院,向涉案美容院作巨額索償;令人費解的是,他計算賠償的方法,竟然是亡妻父親的三分之一遺產。
有熟悉羅家的知情人士向本刊獨家披露,羅家上下仍未平復貝兒離去的悲痛,沒想到她的丈夫卻公然吼實岳父逾百億元身家,因而極度不滿。此外,羅家更懷疑貝兒的離世是遭人陷害,正用盡各種方法,包括求神問卜,追查她出事前行蹤以至臨終的遺言。
知情人士慨嘆,三十四歲的羅貝兒,自產子後迷上整容塑身,豈料愛靚變奪命,結束短暫一生,遺下年僅七歲兒子;她的胞妹君兒原定今年出嫁,也決定押後婚期。
直至本周一下午,事情峰迴路轉,徐英龍表示他向美容院索償一事,已成功引起外界關注,達到預期目的,故撤回相關法律行動。

Bossini創辦人羅定邦的孫女羅貝兒,早前在南韓抽脂意外死亡,享年三十四歲。

 

一名熟悉羅家的知情人士向本刊透露,羅貝兒於一月二十八日在南韓抽脂意外身亡,其遺體上月十三日在當地火化。由於家人沒為她舉行葬禮,其死訊只有摰親及少數好友知悉。可是羅的丈夫徐英龍,上周三突然公開稱入稟香港及南韓法院,狀告涉案的南韓「澳琳整形外科」美容院,令羅貝兒離世消息唱通街。
徐英龍強調,妻子的死是完全不幸、不必要的和非法的,全因診所的嚴重疏忽、貪婪及無能所致,「妻子不能死而復生,只希望事件令其他人提高警惕,不要悲劇重演。」
可是該知情人士說,徐英龍的高調舉動,令羅家十分震怒、傷心及困擾,「Danny(徐英龍洋名)瞞着羅家搞入稟索償,令貝兒父母喪女之痛未盡,再被女婿激得好嬲。」知情人士表示,自從貝兒胞妹君兒年前被綁架,一家人變得比以前更低調,不想將女兒早逝一事張揚,沒料女婿卻毫無保留地將女兒死亡過程公諸於世,對死者及羅家均極不尊重。
令羅家更難受的,是女婿算到盡,向南韓美容院追討巨額賠償的計算方法,除了貝兒因去世而失去的可觀年度收入外,竟將貝兒父親羅家駒日後去世,她理應可以承繼其三分一遺產權益也計及在內。
知情人士續說:「羅家駒有兩女一子,日後遺產分三份不為奇,但卻不是必然之事,作為女婿,以這種理由申索賠償,除了有欠說服力,更給人感覺他貪心。」大律師李健志亦表示,追討「未來遺產」相當罕見,任何人可隨時更改遺產分配方法,難以確保所有子女一定有得分。

羅貝兒當年出嫁,由父親羅家駒陪伴。一場奪命整容意外,變成白頭人送黑頭人。

 

徐英龍在社交網上載與妻子的日常生活合照。

 

索償「未來遺產」

「雖然徐英龍只聲稱向南韓美容院索償,但因為內容提及岳父的身家,令岳父非常嬲,甚至激動得大罵『一毫子都唔會分畀呢個女婿』,最多只會留畀外孫仔Anthony。」知情人士續說:「羅家駒得知貝兒在美容院出事送去醫院搶救期間,好似有嘢想講,但不知是說了無人聽得明,還是最終來不及表達便斷氣。他與妻子近日為追查女兒臨終前的遺言,想盡所有辦法。」
知情人士透露,羅家駒夫婦不太相信女兒如此薄命,甚至懷疑女兒被人陷害,「他們試過求神問卜,甚至向醫院打聽,有無可能閉路電視會影到過程,總之諗得出的方法都想試,希望知道貝兒的遺願。」
羅家駒是「針織大王」羅定邦的幼子,雖然生於傳統大家庭,但管教子女作風開明,與長女貝兒、細女君兒及幼子建一感情深厚,他亦十分尊重子女,不會強迫他們做不喜歡的事,一家關係親密又團結。
知情人士續說:「貝兒同君兒讀中學時,原本在一間傳統女子名校讀書,但兩人受到同學欺凌,讀得很不開心。羅家駒決定讓女兒轉校去大埔一間平民中學,希望女兒可開心成長。」

 

羅貝兒婚後育有一子Anthony,如今母子陰陽相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