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書寫人生 2020 年 02 月 28 日

蔡子強

時事評論員。寫了半生政治評論,自從某一個晚上開始,忽然領悟到人生應該還有一片更大的天空。

黑死病的源頭:強國入侵

近來疫情來勢洶洶,為人為己,遂盡量減少外出,「宅在家」看書,期間重新翻閱了十七年前「沙士」期間買下的經典名著,由麥克尼爾(William H. McNeill)所著的Plagues and Peoples(中譯本《瘟疫與人》,台北「天下文化」出版),溫故知新。
讀者或會知道,人類史上最慘痛的一場瘟疫浩劫,是十四世紀在歐洲爆發的黑死病(鼠疫),有估計,當時歐洲有近兩千五百萬人死於黑死病,佔了總人口近三分之一,簡直近乎是一場世紀滅絕,對歐洲政治、經濟、社會、文化都影響深遠。那麼,當時疫症的源頭是甚麼,其中一個說法,就是因為強國的入侵。
鼠疫曾經兩次大規模入侵歐洲,第一次是公元六世紀查士丁尼大帝的年代,折騰了百多年後,鼠疫終於在歐洲及基督教世界絕跡,據麥克尼爾的考據,基督教文獻最後一次提到這種病是公元七百六十七年。但到了十四世紀四十年代,這種曾經絕跡的瘟疫卻再度席捲和蹂躪整個歐洲,是甚麼原因令它捲土重來呢?

 

 


麥克尼爾分析,當時鼠疫桿菌早期蘊藏在喜馬拉雅山麓的鼠洞之內,它之所以會轉移到歐洲主要是因為蒙古騎兵,他們起初深入雲南和緬甸,後轉戰歐洲草原,使鼠疫桿菌能翻山越野而來,開展了一次洲際長途旅行。
蒙古騎兵來去如風,翻山越野,橫渡江河,染病的老鼠、跳蚤便搭上順風車,鑽到騎士、馬,以及錙重之上,麥克尼爾說,原本可以阻擋疫病擴散的名山大川等天然屏障,如今在蒙古鐵騎之前,都變得恍如無物。
因此,蒙古西征,不單為歐洲帶來了掠奪和殺戮,還帶來了瘟疫。
有關蒙古的侵略和瘟疫,還有一個著名的故事。
話說,當時在黑海之濱的克里米亞半島上,有一個並不起眼的小城市加法(Kaffa)。這本來是一座屬於東羅馬帝國版圖,被意大利商人控制的城市,蒙古大軍一路向西,欲征服克里米亞半島,卻在加法被擋,城內守軍拚命堅守,這時,瘟疫開始在加法城外圍城的蒙古大軍中蔓延,造成大量士兵死亡。殘暴的蒙古大軍,竟想出一法,那就是把本來用來投石的投石機,改為把染病身亡的蒙古士兵屍體,投進城內,於是,很快城內到處堆滿了沾滿病菌的死屍,瘟疫遂在城中爆發,很多人遭到感染,很快病發,且紛紛死亡,城內成了一個人間地獄。由於患者死後皮膚常呈黑紫色,因此人們將這種可怕的瘟疫稱為「黑死病」。
城外,蒙古大軍同樣飽受瘟疫之苦,大量人員死亡,最後只能撤退。
後來,城內一些尚未發病的意大利人,離開這個疫埠,登船返回意大利,他們在西西里島登岸,黑死病遂在島上蔓延,再擴散至意大利,以至整個歐洲大陸,開始了一場浩劫。而歐洲這場瘟疫和浩劫,就是由一個強國的入侵所引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