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留星語 2020 年 02 月 27 日

一直走花路吧!

不是花肺,「花路」來自K-Pop,即康莊大道,說得再白一點,就是走紅的意思。
你知我知天知地知,花無百日紅,以娛樂圈尤甚,如何一直走花路?對於走了兩年冤枉路的唱作人馮允謙來說,以出碟為目標,來製作他的音樂,已經是花開處處。
「之前有兩年時間冇得出碟,完全冇曝光機會,每日起身就見到好多人趕住返工,尤其係我嘅另一半,日日返工放工;我就無所事事,就算作咗啲歌都唔知有冇用,成個人都好迷失。」
迷失期間,他大可返回加拿大老家,再一次由零開始,「但係我女友、細佬、大部份朋友都喺香港,返加拿大我要再適應過所有嘢,仲要放棄音樂,我做唔到。」
靠積蓄度過低潮,剛三十一歲的馮允謙,去年加入新公司,一月終於出了久違的碟,碟名《Detour》(迂迴路),就是記載他那兩年的冤枉路。「諗番轉頭,嗰兩年令我知道人生最重要嘅,唔係物質享受,係我身邊支持我嘅人。」
人生路漫漫,只要有同行夥伴,處處也是花路。

 

 

被消失的兩女

早年因合約關係,令馮允謙由一六年起,少了曝光及出歌的機會,他坦言,因而對前景感灰心。「工作少咗,令自己都有啲迷失。我有好多朋友都係呢個圈嘅人,好似林奕匡、Dear Jane,佢哋又開演唱會又出碟,我就接唔到Show、出唔到碟⋯⋯所以當有人問我工作狀況,我都唔知點答,當時好怕去傾呢啲問題。」
工作量、收入也近乎零,導致他連自己最喜愛的音樂,也一度打算放棄。「當時撞番一個以前喺《巨聲》合作嘅琴手,佢成日鼓勵我,同我講:『我要養家都未放棄音樂,你都要堅持落去呀!』
「我有思考佢講嘅嘢,亦有諗過返加拿大,但我女友同細佬都喺香港,佢哋一直都好支持我做音樂。而我不嬲都好慳,冇錢咪出少啲街囉,食嘢咪食多啲即食麵囉,所以即使冇錢都好,要我自己貼錢出嚟做,我都冇所謂。後來出咗一首叫〈Preciously Mine〉嘅英文歌,係我自己貼錢同搵Sponsor嘅,滿足感好高。」

不論在紅葉下,還是戴着口罩,他也可悠然地跟另一半嘆咖啡。

 

馮允謙的另一半,也是在加拿大讀書,但他表示二人在香港才「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