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書寫人生 2020 年 02 月 21 日

蔡子強

時事評論員。寫了半生政治評論,自從某一個晚上開始,忽然領悟到人生應該還有一片更大的天空。

蘇東坡吃鼠蝠沒中招委實命大

一場武漢肺炎讓人心惶惶,賣野味的華南海鮮市場被視為肇事源頭(起碼是之一),病毒源頭有可能是野生動物如竹鼠、蝙蝠。十七年前沙士病毒源頭是果子狸,但這慘痛一役似乎沒有讓中國人汲取到教訓,至今還是這麼愛吃野味。但他們可能辯說,古代大文學家不也是如此,他們只是效法古人而已!
話說,上周談到,饞嘴之至的宋代大文學家蘇東坡,曾經因為吃蛇,而讓小妾朝雲嚇到一病不起,但其實蘇還有吃更嚇人的野味,那就是今次武漢肺炎的可能病毒源頭……老鼠和蝙蝠!
蘇東坡一生經過兩次被貶和放逐,一次是四十五歲時貶至湖北黃州;而另一次則是五十九歲時被貶至嶺南,先是惠州,之後再被貶至儋州(即現今海南)。兩次被貶,蘇面對的心境有所不同。
中年被貶至黃州那次,他還說:「自笑平生為口忙,老來事業轉荒唐。長江繞郭知魚美,好竹連山覺筍香……」那時蘇還有閒情自嘲和說飲道食,且還炮製了「遺愛至今」的「東坡肉」,並在〈豬肉頌〉一文記下了烹飪訣竅。

 

 


但到了晚年儋州那次,他卻沒有如此看得開了,說:「殘年飽飯東坡老,一壑能專萬事灰」。最慘的是,海南不是湖北,那時仍乃一片荒蕪之地,實在無啖好食。
蘇嗜吃豬肉,但此時卻苦無肉可食,還寫詩大吐苦水:「五日一見花豬肉,十日一遇黃雞粥。土人頓頓食薯芋,薦以薰鼠燒蝙蝠;初聞蜜唧嘗嘔吐,稍近蛤蟆緣習俗。」
從這短短四句話可見,饞嘴的蘇東坡,在無肉可食下,他甚至連老鼠、蝙蝠、蛤蟆似乎都吃過!尤其讓人嘔心的是「蜜唧」!
甚麼是「蜜唧」﹖那就是把剛出胎的小老鼠仔,以蜜飼養,吃前還躡躡而行,以筷子夾食,咬之時「唧唧聲」,故名「蜜唧」!
天啊!實在寫不下去。
蘇東坡吃老鼠吃蝙蝠,當年無中沙士無中冠狀病毒,委實命大。但雖然如此,他還是因口腹累命。
宋徽宗即位後,下詔讓蘇從儋州北還,路經常州時,天氣暑熱,他開懷暢飲冰水,半夜急瀉不止,他又誤服黄芪,更甚的是,朋友設宴款待,饞嘴的蘇,又盛情難卻,赴宴之後,結果病情進一步惡化,他還繼續服用黄芪等溫補補藥,結果一命嗚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