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只能回味 2010 年 11 月 16 日

梁家權

資深新聞工作者。飲食文化著作有《尋找失落的菠蘿油》、《沒有粉絲的碗仔翅》、《食蛋撻的路線圖》、《麥芽糖的黐纏往事》、《苦路救星陳皮梅》、《當油炸鬼變成老油條》、《天橋底的牛丸》。

滑過頭

望穿秋水到十一月才開始有點涼意,老遠跑到大埔墟的陳漢記吃煲仔飯,暖飽肚窩之後,由住在大埔的地頭蟲帶路,在大光里、大榮里和大明里一帶遊逛。只見一家小店前站滿人,有些是捧着小碗吃豆腐花,有些則是排隊買外賣。

「好吃嗎?」我問。

「好滑。」地頭蟲答。

「我是問好不好吃?」

「我答你『好滑』而不是『好吃』,你自己判斷。」

在吃的問題上,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於是就地解決一碗。果然好滑,除此之外,別無其他。

再走不遠又有一小店專賣豆腐花,我用眼神向地頭蟲探問,但對方無明確回應,於是又站在街頭嘗一碗。嘿,都好滑,除此之外,也是別無其他。

把這些經歷告訴家務助理黃太,某一天她來我家時,帶來一碗尚有餘溫的豆腐花,是她專程去北角一家老豆腐舖買的,叫我試試是否愜意。嗯,都很滑啊,但講得出的,就只有一個「滑」字。

想不到豆腐花和世道人心一樣,愈來愈滑,但偏偏沒甚麼味道!很多飲食文字講到豆腐花時,盡是鑽滑的牛角尖,令豆腐花滑,實在非常容易,於是做豆腐花的得其所哉投其所好,滑頭一點便贏得口碑,久而久之,新一代食客不知道豆腐花應該要有豆香,最悲是我們這一輩以為有點閱歷,亦被滑一滑的感覺所蒙蔽,忘記追究豆香何處去!

今天不少摩登豆漿豆腐花店開在鬧市,吃豆腐花可配蔗糖粉、糖水,甚至聲稱是加拿大楓葉糖漿,有些還供應薑糖水,旁邊的東西花樣很多,但豆腐花卻豆味欠奉。奇就奇在豆腐花是用黃豆磨製,為甚麼會沒有豆味?於是我有足夠理由相信黃豆已失身了,導致有豆之名,無豆之味。

這種想法當然不是經嚴謹的科學驗證得出來的,純屬臆測,但雖不中亦不遠矣。全世界為了提升大豆的產量和健康狀態,不停進行基因改造,從根本的改變了大豆的本質,我們見到顆粒圓潤又肥又飽的「豆」,其實已不算是豆。有些貴價豆腐標明沒用過遺傳基因改造的大豆,也有些豆腐是用有機種植的大豆,但豆味始終不及從前街市豆腐舖的廉價板豆腐。

三十年前,與幾個同學仔孭背囊遊到貧窮的貴州,在一處人家吃飯,對方熱情的弄了些菜,大魚大肉是沒有的,但簡簡單單吃得很飽,我很記得其中有一碗豆腐花,主人家多次勸食,說豆腐花很好吃。坦白說,不敢說難吃,卻與「滑」字完全沾不上邊,甚至覺得有點「鞋」口,但豆味很濃,濃得有膩的感覺。這種原始豆味,牢牢的印在心頭,可之後只能成為追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