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20 年 02 月 06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官民割席

先前我寫過新一屆區議會將會一味政治掛帥,繼續消費各大小政治議題,一般民生問題亦難免與這類議題綑縛在一起。不出所料,先是大埔區議會要成立治安及政制事務委員會,官員以其職能超出區議會的職權範圍為由,拉大隊離場。之後中西區區議會動議譴責出席的警務處處長,荃灣區議會又動議解散警隊,處長馬上站起來,以政務專員為首的一眾官員也一起離場,實行與這批「民意代表」割席。
這個場面,在以前的區議會是不可想像的。政府頭號惹火人物要出席「已陷敵陣」的區議會,據知政府內部已做過沙盤推演,琢磨過列席的官員在不同情況下可以作出甚麼反應,所以事後一眾上級官員可以快速地出來聲援,包括政務司司長和公務員事務局局長,連一向「韜光養晦」的民政局局長也要開腔撐專員。的確,區議會以前也有通過一些譴責或遺憾政府的動議,但以前不離席是基於相互尊重,但今天議員率先出言侮辱,官員離席雖然顯得有點小器,但也無可厚非。

 

 


政府引用兩大理由支持官員離場,一是動議並非基於事實,二是官員有責任捍衛政府立場。中西區區議會的動議長如水蛇春,主要是說警員濫捕又濫暴,處長縱容下屬犯法等等,這說法是否有事實基礎,在今天的香港當然見仁見智,但官員要捍衛當局對事件的立場,則無庸非議。既然處長已表示離席,動議又指明要革他的職,他實在不應再發表意見,在這關頭,政務專員作為政府在區議會的最高代表,便有責任指出動議的不是。但當天的發言全被議員壟斷(主席不給予處長足夠時間回應,只許答是或不是),而且當時情況已十分混亂,難道主席還會「恩准」專員闡述政府對動議的立場嗎?官員唯一的選擇,是憤而離場,以行動「明志」。
當天的會議也有個好處,就是讓我見識了我所屬區份的民意代表,是可以如此不文明。主席一開始便有心奚落處長,竟以「PK鄧」來稱呼他,幼稚可笑有如小學雞,處長器量好,沒有與她計較。旁聽的人有藍有黃,和主席同道的人可以拍手歡呼,但支持警方的人拍手,主席卻大聲一疾呼「這是嚴肅的會議」,不准拍手,誰拍手便趕離場!原來民主是可以這樣專橫的。我現在明白為何泛民主派不與暴民割席了,因為他們是同氣連枝,都用上同一種手段:滅聲。他們一文一武,齊齊黨同伐異,暴民在街上以暴力私了、「裝修」異己,議員則在議會內用議事權力來限制別人的表達自由。
鄧處長出席荃灣區議會時得到的待遇,稍微文明一點,這可能跟主席陳琬琛的性格較平實溫和有關,但不代表討論回歸理性。他們通過解散香港警隊的動議,究竟有沒有經過大腦,有沒有一刻思量過後果是甚麼?荃灣區的幾十萬市民是否真的有這個訴求?區議員以為得到民意授權便可以背離理性行事,將會令港人爭取民主之路,愈來愈難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