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名人薈  > 名人專訪 2010 年 11 月 18 日

陪嫁姑奶 丁子高家姐丁茵妮

即將在下月舉行婚宴的丁子高和楊千嬅,婚宴籌備得如火如荼。閉門一家親的千嬅,鐵定由丈夫胞姊丁茵妮(Gery)擔任伴娘,千嬅笑指:「我的朋友全都已婚,幸好大姑奶未嫁,酒量好又飲得!」而丁茵妮亦大讚弟婦好相與,「千嬅好正、好爽,無擺明星架子,以心對人,對媽咪非常好。」

生得標致且有星味的丁茵妮,今年四月在姑媽於上海舉行的「世博普陀獻愛心慈善演唱會」上,與堂兄丁子峻和胞弟丁子高上台,又跳又唱〈對你愛不完〉,毫不怯場。她有本錢入娛樂圈,卻選擇做工廠妹,長駐上海幫父親丁永方打理製衣廠房。

三十三歲女,管理二百名工人,每周六天工作,她其實另有打算,「大陸充滿機會,內銷市場好大。我會一邊打理間廠賺錢,一邊發展個人品牌事業,明年會同細佬合作做首飾品牌,我負責設計,他做marketing。」

丁子高家姐丁茵妮

姊弟情

一頭短髮的丁茵妮,個性爽朗,身材高挑,在鏡頭前表現自然,懂得擺甫士,不知就裏,以為她是模特兒出身。弟弟丁子高全程緊張在旁,陪家姐影相、做訪問,又幫手拍照留念,姐弟感情甚佳,丁茵妮搞笑說:「我細個好憎他,看他不順眼,由細打架打到大,尤其我升中學,他仍讀小學的階段,年紀只差兩年,已經好有距離,覺得他是傻仔。」

直至丁茵妮十五歲孤身到美國做交流生,無人無物,驚覺手足之情的重要,一年後放假返港,急不及待與胞弟修補關係,「我主動與他傾內心的說話、關心他,他初時好奇怪,但漸漸大家開始有共同語言,他會主動同我傾心事,感情慢慢變好。」

早前朋友在峇里島結婚,丁茵妮和胞弟丁子高行沙灘玩水,她表示很久沒去過海邊,享受家庭樂。

丁茵妮看着胞弟與樂壇天后楊千嬅相識、拍拖和結婚,三年前,丁子高被惡意中傷是「情場老千」,在壓力下逃情到上海三個星期,她心痛說:「我好擔心他,只有陪他食,甚麼都做不到,傳媒給他太大壓力,我盡量開解他,這件事他要自己選擇,我只可以支持。」

去年八月,丁子高和楊千嬅終修成正果,在美國賭城秘密註冊結婚,未婚的丁茵妮將會於下月的婚禮上,為樂壇天后弟婦擔任伴娘。數數手指,千嬅年紀比她還大三年,「我無這個觀念,不會(對姊弟戀)有偏見,只要細佬鍾意就OK,好替他開心。我覺得千嬅好正,好爽,好聰明,看她的訪問,帶記者遊花園就知,她好識同人溝通,而且她對媽咪非常好。」

丁茵妮的姑媽、阿叔和大伯均是唱得之人,她和細佬幾歲開始同他們唱卡拉OK,大部分的國語舊歌都識唱,讀書時不時參加歌唱比賽,問她有否想過加人娛樂圈?她說:「曾經有這個方向,但覺得不適合自己,加上爹哋不鍾意我拋頭露面。」

一歲的丁茵妮,眼大大、面圓圓,生得可愛,五歲開始被發掘拍過五、六個廣告,曾拍可口可樂、淘大鼓油、壽星公煉奶等,細個好有表演慾,強項是唱歌跳舞,不過愈大愈怕醜。

出外闖

父親丁永芳有先見之明,早已策劃到國內發展,九○年在上海開設製衣廠,四年前再開紙箱廠,廠房面積達過百畝,三年前將製衣廠交給畢業於美國IFAC international Fine Art College唸時裝設計的丁茵妮接手管理,主力做歐洲、加拿大時裝品牌。丁茵妮笑言,父親原本不贊成她讀時裝設計,但她為興趣一意孤行。「我的美國朋友好鍾意藝術,受他們影響好大,一齊去學素描和油畫,加上我本身好鍾意衫,對時裝設計充滿幻想,爹哋初時不贊成我讀時裝設計,覺得搵唔到食,想我讀business。我開學兩星期至敢同父母講,因為距離遠,他們管不到我,只好默默接受。」

丁茵妮和父親丁永方,上月特別從上海飛返香港,與丁子高為千嬅的演唱會打氣,難怪千嬅當晚在台上感動說:「老爺在上海嚟咗,成個丁家都嚟晒!」

丁子高與家姐感情極佳,口中的家姐是business woman,拍攝當日,丁子高緊張為家姐張羅首飾配襯,又幫家姐影相,話要留給媽咪看。

父親本想丁茵妮早日返工廠幫手,她卻寧願在外闖,先在美國著名服裝零售Supreme international當顏色分析員,一年後返港在觀塘擔任設計師助手,負責跟單、落單、QC和跟進度,日日如是的工作,令她感到沮喪,「我鍾意有進步,但那份工就算做三至五年,都無分別。」

父親建議她赴日本一年,學日語增值,幾經努力她終考到日語三級試,之後返上海工廠接班,做了兩年,又獲朋友介紹到美資服裝品牌在上海新開的公司當經理,愛求變的她一口應承。出走,是想行得更遠,「爹哋覺得OK,畀我出去闖,我對做廠有一定了解,做了兩年便返去幫爹哋手,我自己就找到些美國客,幫他們製造衫。」

五歲的丁茵妮與母親黃淑晶的感情好好,思想前衛的丁媽媽,同仔女玩得好埋,一齊傾心事。

工廠妹

自此,花樣年華的丁茵妮,變身工廠妹,每日在廠房與工人和機器打交道,她歎一口氣說:「開始的頭兩年很不習慣,不喜歡工作的環境,我好似變了工廠妹,工人教育水平不高,身邊個個人都好粗魯,加上工廠離開城市好遠,要一小時車程,見不到朋友,好不開心。」

每日面對一班工人,令她漸漸失去打扮的熱誠,「每日不會化妝、扮靚,着得舒服就算,周末放假至着高踭鞋。」

丁茵妮十五歲報名參加交流生計劃,一人到美國愛荷華(Iowa)留學,加速她獨立成長,「在美國試過在大風雪下撞車,零下廿多度成間屋水浸結冰,好驚!去美國讀書令我變得成熟、堅強。」

丁茵妮特別走到上海黃浦區的弄堂,拍下另一個極端的上海,「現在的上海,到處是高樓大廈,古老的弄堂都好值得留念。」

接手初期,被老臣子欺負,如不時製造問題,趕不及貨期、人手管理和物料的問題,都要她解決,丁茵妮只好死忍,「乜都唔識同人駁一定輸,我惟有成日聽人意見,了解和建立同事關係。我會看着爹哋怎樣管理,由他用經驗來教我。爹哋六十歲,一直想退休,想我可以幫到手。」

那丁茵妮內心又會否埋怨胞弟不肯接班,間接要她將重擔揹上?她理解說:「我和爹哋好明白,細佬好適合做P.R.,他好鍾意social,在工廠呆成日會死,他試了半年,覺得不對路,走先,哈!」

志不在做工廠妹的丁茵妮,其實早有打算,計劃明年與胞弟在國內開拓零售業務,建立個人首飾系列品牌,「大陸充滿機會,內銷市場好大,可以嘗試做首飾。我對首飾設計一向有興趣,我負責設計,細佬負責marketing,希望最快明年首先在上海面世。」實行姐弟同心,其利斷金。

丁茵妮近年愛上攝影,開始自學,隨身攜帶相機,有次在潮州街頭,她見到有人唱大戲,覺得當地的文化幾得意,忍不住拍下。

丁茵妮在美國讀大學時,曾在法航的世界時尚和Art deco competition company的設計比賽獲獎,前年,本計劃與朋友合作在澳洲推出晚裝,她已設計好樣板,最終因成本問題而擱置。

今年四月,姑媽在上海舉辦慈善音樂會,堂哥丁子峻(中)帶領她和胞弟丁子高(右),大唱〈對你愛不完〉,又跳舞,毫不怯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