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書寫人生 2020 年 01 月 27 日

蔡子強

時事評論員。寫了半生政治評論,自從某一個晚上開始,忽然領悟到人生應該還有一片更大的天空。

從《1917逆戰救兵》談到一戰

近日入場看了電影《1917逆戰救兵》,跟朋友談起,他慨嘆說,想不到第一次世界大戰是如此血腥,甚至比起二戰尤甚。
故事根據本片導演祖父一戰時的親身經歷而改編,講述一隊英軍即將墮入陷阱,德軍以詐退來誘敵深入,衝向已方布下的天羅地網。兩名英國小兵臨危受命,必須在一天內越過敵陣,向前線同袍傳達指揮官的命令,叫停進攻,否則,一千六百人將送羊入虎口,陷入一場大屠殺,包括兩人其中一位的哥哥。為了拯救親人和同袍,兩人得孤身突破重重陣地和炮火,爭分奪秒地完成這個九死一生的任務。
片中看到,兩人得千辛萬苦通過的重重陣地,其實就是綿延不斷的戰壕,當中布滿帶刺鐵絲網、障礙物、地道,而這當中又布滿泥濘、死水、屍體、蒼蠅,朋友說十分血腥和嘔心。其賓,這就正正是一戰的面貌。

 

 


一戰之初,德軍本來想速戰速決,但卻被英法聯軍在馬恩河戰役(Battle Marne)成功擋住兵鋒。之後,雙方挖掘戰壕對峙和固守,戰況從此陷入僵局。德國首相貝瑟曼霍爾威格(Theobald von Bethmann-Hollwerg)曾經豪言仗最多只會打四個月,結果卻落空,仗不單足足打了四年,且成了極為血腥、鬱悶的陣地戰、消耗戰。
戰場上,正如前述,由戰壕、帶刺鐵絲網、障礙物、地道、機槍、火炮等,組成了縱橫交錯、綿延不斷、兩層以至三層的陣地。在這些銅牆鐵壁般的陣地之前,敵方士兵就多麼「勇武」,衝鋒陷陣,卻往往只會送羊入虎口,結果是一排又一排的士兵,在未曾衝破對方防線前已在陣前倒下。
於是,戰場成了雙方陣地的對峙,中間是滿布彈坑、士兵屍體的一大片荒涼地帶和人間煉獄,而戰爭則演變成不斷吞噬雙方士兵生命的消耗戰,雙方都為此精疲力盡。強行突破,往往只會造成死傷慘重,就算付出數以萬計甚至數以十萬計傷亡的傾力進攻,往往只能換來數哩甚至數百碼的前進,戰況長時間陷入僵局。在著名的凡爾登戰役(Battle of Verdun),德法的拉鋸戰,讓雙方死傷達兩百萬人,釀成著名的所謂「凡爾登煉獄」。
雙方都嘗試引入新武器來打破僵局。德軍在一九一五年四月於比利時境內伊普爾斯(Ypres),首次使用了毒氣,但卻沒有取得決定性戰果。英軍則在 一九一六年九月,在索姆河攻勢(Somme Offensive)中,首次使用了坦克,那是麥克一型(Mark I),但當時因數目太少故障太多(投入了 五十八輛卻只有三十六輛達陣,最後不是被敵方炮火摧毀便是陷入溝壕和泥沼),亦不能為戰爭打開局面。
直到經歷了四年的血腥悶局之後,聯軍可以在攻勢中投入數以百計的坦克時,收效才大得多,例如一九一七年的康布萊戰役(Battle of Cambrai),聯軍投入了三百七十八輛坦克,突破了對方防線並取得戰果。但這已經是戰爭的尾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