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20 年 01 月 23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惡」法

政府順應勞工界的訴求,建議把法定有薪分娩假期由十周延長至十四周,由於涉及的額外工資由政府負擔,所以商界和各政黨都表示支持。但這樣一個皆大歡喜的多贏方案,卻遭了池魚之殃,因為立法會的泛民政黨拉布,內務委員會遲遲選不出主席,成立不了法案委員會,建議無從落實。究其原因,是要防止另一條法例草案通過,那就是國歌法。
政黨為了政治立場而不惜犧牲一項本來可以造福市民的措施,是可恥的行為。在香港,「一國兩制」那個「一國」,從來只是名義上存在,任何涉及國家主權或意識形態的法案要在此地落實,註定困難重重。莫要說國歌法,若不是在主權回歸時順道通過了國旗法和國徽法,這兩條法例在今天也肯定落實不了。泛民政客當年極力阻止「一地兩檢」法案,說盡危言聳聽的話,今天他們有甚麼話好說?國家安全法是每個國家為了維護自身安全所必備的法例,香港就偏偏立不了法,原因是害怕自己的國家來犯,這是個多荒謬的局面。同樣是「一國兩制」的澳門老早立了國家安全法,不知泛民政客可有找出甚麼不妥之處?

 

 


只顧「兩制」而不顧「一國」的人,稱這類法例為「惡法」。國歌法是一種推動國民身份認同的工具,本身絕不是條惡法,但卻是條頗「惡」的法。防止污損、不尊重國歌的法例,在國外鮮有聽聞,在中國也是因為《義勇軍進行曲》本身的爭議,到二○一七年才通過的。它的「惡」,就像一個惡家長要孩子說愛他,孩子不肯說便罰,但罰了之後孩子肯定更不愛他。國旗國徽的污損不難界定,但政府說對國歌的污損或不敬行為要憑「常識」去判斷,便產生很多爭論空間了。情感上,我很想有這麼一條法例去懲治在球場上噓國歌的劣行,但我看不見立法的迫切性,在此敏感時刻,不如先從教化和推廣方面着手吧。
先前被法庭裁定為不合憲的蒙面法,也有類似的弊端。在暴亂和非法集會上禁止蒙面十分合理,在不少西方民主國家也行之已久,為暴力辯護的人也從未說出令人信服的反對理由。他們說用暴力是反對暴政的義行,又說「民不怕死,何以死懼之」。若是真的那麼光彩正義,連死都不怕,為何竟怕被人看見?不過香港政府這條法例「惡」在,它適用於任何場合,所有集會不論非法合法,都不許戴口罩。既然執法人員的目標不是參加合法集會或對公眾安全構成威脅的人,那麼法例便無必要地限制了一般市民的人身自由,不是「惡法」而是「惡」法。惟有希望政府在上訴過程中加以矯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