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只能回味 2009 年 02 月 11 日

梁家權

資深新聞工作者。飲食文化著作有《尋找失落的菠蘿油》、《沒有粉絲的碗仔翅》、《食蛋撻的路線圖》、《麥芽糖的黐纏往事》、《苦路救星陳皮梅》、《當油炸鬼變成老油條》、《天橋底的牛丸》。

煙味

這幾天感冒作怪,喉嚨和鼻子很不舒暢,偏偏走到街上,隨處都有人吸煙,咳得更厲害。坦白說,我不會責怪吸煙的人,他們已被趕出街外了,總不能把人趕絕啊,雖然吸煙危害生命。

我從小到大乜都食,怎會未食過煙呢!第一支煙是在中二時放到嘴邊的,躲在家中的廁所,一口一口的用力吸,然後時緩時急的吐出來,覺得幾好玩。原來定眼望着一支煙來吸,燒煙的時間特別漫長,好不容易才燒到嘴邊,實在燒到無法再拿牢,倉皇丟到地上用拖鞋踩熄。當時覺得有濾嘴的煙搵笨,少了大半吋煙絲,因此第一支煙是無濾嘴的,所以幾乎燒到手指。

當年住在舊式唐樓,吸煙相當麻煩,為免家人知道我人細鬼大學人食煙,必須要神不知鬼不覺,但廁所無抽氣扇,必須打開窗門,還要用事先帶進去的報紙大力煽風,煙味至少五分鐘才消減。

誰人沒有好奇的少年時代?當年我縱橫旺角麥花臣球場、京士柏球場、佛光街球場,見慣叼着煙的人;即使晚上送完貨到南華戲院或文華戲院路邊睇人捉殘局,也見人人都吸煙,早已想試一口。

在廁所吞雲吐霧差不多大半年,有一次去踢波終於在人前露一口,才知道自己其實不懂吸煙,被波友笑到面懵懵。我用力吸,隨即便吐出來,便以為很有型,豬朋狗友見狀笑到碌地,原來煙是要吸入肺裏,而不是含在口腔內便吐出來,怪不得我吸第一口煙時,沒有咳起來。後生仔要逞強,用力一吸便吞落肚,嘿……嗆到淚眼模糊。

好彩、駱駝是常吸的牌子,總之愈勁的煙才會買,直至MORE面世,那種修長的煙身很有風格,於是才試較輕的淡煙,但想不到MORE結束了我短暫的吸煙生涯。由濃轉淡,才發覺自己不真正喜歡食煙。吸煙,似乎先是好奇,後來是扮有型,跟着是貪過癮,但問題來了,錢用來買了煙,便要放棄杏脯肉,為食的窮人根本無得選擇,結果我的煙齡僅一年半而已,此後除了演話劇角色的需要,我沒再吸煙。

雖然我沒上煙癮,但我多少明白煙民的心態,吸煙不一定是癮起,有時實在是無聊,食支煙消磨一下。當然,當我不再吸煙之後,愈來愈怕煙味,說實話不是怕吸二手煙危害健康,而是不喜歡搞到一頭煙,而衣服吸到的煙味更是沒有半天不能完全散去。

煙味是怎樣的,我從沒有忘記,但從不刻意回味。有時連自己也吃一驚,放棄一種東西、一種嗜好、一種習慣,原來可以頭也不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