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留星語 2020 年 01 月 18 日

向晴朗的一天出發 朱晨麗

不如談談《多功能老婆》中,認識到的好姊妹楊千嬅和陳煒吧!「吓?講佢哋乜嘢呀?壞話呀?哈哈哈!」
比較喜歡演喜劇還是正經劇呢?「吓?如果我揀咗其中一個嘅話,會唔會冇得撈o架?哈哈哈!」
這樣回答提問的,是三十二歲的「朱朱」朱晨麗。
她是個典型人馬座:幽默、轉數快、吃得苦、有毅力又樂天,正因為有這些特質,所以她從小離鄉別井,獨自往外闖天下的日子,即使遇到甚麼困難或挫折,她都只會讓負面情緒持續最短時間,轉個頭,便會努力正面思考:「我成日同我自己講:唔可以就咁輸俾自己,我o依家有嘢乜問題,就要去解決佢!」
然後,她由一名芭蕾舞蹈員,成為了一一年的港姐冠軍;再由小花,榮升至今天的女一。廿載光陰,都記錄着她的奮鬥史,有血有淚;然而,今天驀然回首,她都只是付諸笑談中,沒有愁眉苦臉,反而對於當中的艱苦,視為人生歷練。
「我係感恩o架,因為呢啲經歷,先可以令我o依家更加堅強!」
有正向思想的人,總會感染到別人在灰沉沉的日子裏,多了一份對蔚藍晴天的盼望。

 

 

跟陳煒(左)和楊千嬅(右)因為《多功能老婆》,戲裏戲外都成為了好姊妹。「千嬅係我細個嘅偶像;煒哥呢,佢本身真係好有女人味,好照顧我。」

 

磨出血

朱晨麗成長於蘇州,是家中獨女。「我嗰個年代,全部都只可以生一個。」十歲時,因為一間芭蕾舞蹈學校招生,獲老師推薦下,她便獨自往上海入讀。「訓練我哋嘅老師係第一代『白毛女』(樣板戲芭蕾舞劇同名角色),佢以前訓練冇toe pad,所以都唔准我哋着。芭蕾舞鞋嘅鞋頭係木頭,好硬,所以唔着toe pad,係咁塞落去,啲腳趾就會磨皮磨到流血,好痛!仲要郁喎!有次我隻腳啲血,直情滲晒出嚟,我喊晒同老師講好痛,但佢都要我堅持練習。」
五年地獄式訓練的成果,是讓她輕易地考入香港演藝學院舞蹈系。「我好感恩,APA啲老師好鍾意我,佢哋嘅讚美,我係開心嘅,但係我都要對得住佢哋嘅讚美,所以我好努力、好刻苦,人哋瞓覺嘅時候,我就會偷偷哋咁繼續練習。」
隨之是到了華盛頓進修。「我畢業嗰陣,好多國家嘅芭蕾舞團團長有嚟睇,西班牙同法國嘅,都想我加入佢哋嘅團,開嘅條件都幾好。但點解我會選擇入香港芭蕾舞蹈團呢?因為我好鍾意返屋企,爸爸媽媽一直都喺蘇州,我喺香港,感覺同佢哋近啲。」

一一年因為對娛樂圈好奇,參選了香港小姐。「大家都認為我唔係香港人,廣東話唔正,冇機會攞獎,點知我好好彩攞到冠軍,唔知係咪額頭生得高呢?」

 

去年初的萬千星輝頒獎典禮,朱晨麗憑《超時空男臣》獲「最佳女配角」獎,而何廣沛則成為「飛躍進步男藝員」。「我哋兩個係互旺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