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時事速報 2020 年 01 月 07 日

兩代打破隔膜 齊齊學攝影

早前有調查發現,香港多達四成年輕人認為父母不明白自己,三成更嫌父母對自己帶來煩憂,而新媒體和互聯網更被指是令兩代之間愈來愈疏遠的元兇之一。不過,今期的主角兩母女卻「反傳統」,透過新媒體打破隔膜。

今年剛升讀大學的津兒,雖然平日住在學校宿舍,但近期卻跟母親趙燕(阿燕)有項定期的另類「親子」節目。「我同阿女會來香港仔坊會的中心,學拍片、剪片、做編劇、導演。係個女話要學拍片,叫我陪佢,其實我唔想參加。」阿燕說。

平日愛鬥嘴的津兒(右)跟母親阿燕(左)一起參加活動學拍片,初次以母女以外的身份了解對方,並慢慢發掘到對方的優點。

 

活動讓年輕人與成年人一組學習拍攝、編劇、導演等技巧,並一起出外實戰,共同創作作品。

 

母女舌劍唇槍

兩母女一起參加新媒體創作活動,津兒指原來她的所有補習和課外活動,都由母親安排。「佢手機入我個名,叫我做垃圾經理人,你話係唔係激死。」阿燕沒好氣說。
每次說起身邊這位任勞任怨的「垃圾經理人」,津兒總是有話兒,說個不停,「父母係好傳統嘅家長,對我嘅學業有好高要求,我知道阿媽想我入讀全港排名頭三名嘅大學,阿爸甚至講過如果我入唔到三大就要我自己交學費。」說罷,母親阿燕即插嘴道:「我覺得我對個女嘅要求算係好寬鬆,供佢中學時補晒七科補習,無非想佢入間好嘅大學,出來搵番穩定嘅工,嫁個真心錫佢嘅老公。」
阿燕的心態和對女兒的夙盼,正是當下香港家長的寫照,卻對自問讀書頗懶散的津兒來說深感壓力,「每次阿媽見我玩手機就總會開聲鬧。」此外,她指壓力還來自父母的比較,「阿媽少不免會成日攞我同人哋嘅仔女或者親人比較,睇到佢哋真係好畀心機、好發奮,有好好嘅前途,我就會好大壓力。」
津兒作為女兒的感受和辛酸,亦是當下香港為人子女的寫照。去年津兒文憑試放榜,三大名落孫山,哭過自責過後,她最終決定自修重讀中六,再報考三大,「我感受到阿媽嘅感受,雖然佢唔贊成我重讀,但我唔想佢失望,辜負父母嘅期望。」
這對母女的故事,也許亦正在香港無數的家庭中上演,有的卻會引來六國大封相,有的甚至會令親子關係破裂,而當中最常聽他們掛在口邊的,莫過於這一句:「佢成日話我根本唔了解佢。」津兒跟阿燕異口同聲說。

除了拍攝,學員還有機會學習剪片,並參與日營,嘗試在兩日一夜內構思劇本,再拍攝成作品。

 

活動讓部分參加者嘗試坐輪椅走訪社區,親身體驗坐輪椅人士生活上的不便與社區配套的不足。

 

兩代共創作品

兩代之間的不了解,是每個世代父母跟子女都會發生的事,但津兒跟阿燕卻因為參加中心這個名為「賽馬會青創社區系列:香港仔坊會『新媒體』計劃」的活動,而大有改變。
活動由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捐助,而彭子雋則是負責帶領活動的其中一位中心社工。「活動今年五月開第二期,連埋津兒同阿燕有三十個青年人,十四個成年人同埋我哋嘅社工同項目主任一齊參與,第一個活動係一個拍片體驗日。」
換言之,這個新媒體活動是個跨代參與的活動,「第一堂叫我同班後生仔玩攻防箭遊戲,你追我射,講真我原本真係唔知係乜嚟。」阿燕笑着憶述。「之後我哋分組,每組都有青年人同成年人夾雜,叫我哋去社區探索少數族裔、殘疾人士等人嘅生活需要,而我就去咗個街市買鑊,問吓個小店老闆嘅生意經營困難,佢話我知新一代好少下廚,廚具愈來愈少人買。」津兒說。
不過平日上堂,津兒都跟阿燕兵分兩組,各自修行,「因為平日喺屋企日見夜見,唔想上堂都同佢一組。」津兒笑說。而在一輪社區探索之後,學員便需要上一系列的拍攝技巧,以及編劇、叙事和導演的訓練課,「仲去咗日營同宿營,我們要分組在兩日內拍數分鐘嘅微電影,主題係夢想。」她續說。

社工彭子雋(右)指,有別以往的青年活動,青創計劃提倡與參加者共同創作,因此他自言跟津兒(左)和其他參加者的關係猶如拍檔。

 


除了跨代元素,彭子雋強調活動跟以往所辦的活動不同,重視社工的參與,並且由青少年主導,「之後我哋會請每組就所觀察到嘅社會需要,同社工一齊『共創』寫成劇本,再拍成短片,為社區發聲。期間,我哋會畀空間青少年去決定拍乜嘢,想點做,我哋社工就會鼓勵佢哋,甚至做埋演員,而唔係我安排佢哋做乜就做乜,過程中想佢哋學曉主動,提高對活動的歸屬感同自信。」他解釋。
每組的作品都由社工、成年人與青少年一起創作,過程中阿燕坦言頗有得着,「以往真係唔會主動同後生仔溝通,覺得佢哋都唔想同我哋溝通,但傾落玩落發覺原來都幾合拍。」不過,更重要的是,在與一班中學生拍片的過程中,讓她學會欣賞女兒的優點,「我發現個女比起其他人算上進勤力,亦都好乖,我亦開心見到佢在活動入面有成長,令我愈來愈放心。」
那邊廂,活動亦讓津兒放下女兒的身份,看見母親上堂時的另一面,「佢講嘢好有邏輯。」她笑着大讚,卻換來阿燕的一個白眼,「佢實話我好假,哈哈!」兩母女唇槍舌劍的場面,彭子雋看在眼裏,心裏卻甚是欣喜,「呢個係我樂見嘅場面,兩代人最缺乏嘅就係坦誠溝通,學拍片其實只係一個方式,背後最希望跨代可以打破隔膜,彼此多啲溝通。」他說。
賽馬會慈善事務部主管應鳳秀指,「計劃推動青年服務注入創新手法,讓成年人與年輕人共同學習、探索及創作,成為關懷及建設社區的創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