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娛樂一針 2019 年 12 月 31 日

黃庭桄

《東周網》總編輯、《東周刊》副社長、兼星島新聞集團娛樂、名人、副刊總監。傳記著作有陳方安生《盡付笑談中》、鍾鎮濤《麥當勞道》、沙士紀實《香港還有英雄》和慈善義賣的《一念天堂》、《Cash Happy Book》,哲理著作有《人生何處不Laughing》、《一百個人的遺憾故事》、《眾善孝為先》、《娛樂一針》、《Fly Me To The Moon》、《送你一對翅膀》、《潮爆神獸卡》、《曾付出幾多心跳》、《終於在眼淚中明白》等。

一襟晚照

生命,像一卷畫出歲月悠悠的畫軸。
一支畫筆,可在紙上送來第一場初雪,也能留住一髮青山,甚至在某一處輕輕頓筆,就此留白,意境天遙地闊。
內地知名畫家吳冠中,生於波瀾壯闊的大時代,際遇崎嶇,妙筆在世途滄浪中,仍能生花。
曾在巴黎深造美術的他,回國發展,遇上文化大革命,被紅衛兵抄家,所有在巴黎所作的畫全部被毁掉,他和妻子、三名兒子,更被下放到不同的農村勞改,好一個家,散了。他更一度被禁止繪畫和寫作,後來才被允許一星期畫畫一天。
處身惡劣環境的他,並未放棄繪畫夢,由於缺乏畫具,只能以農民拾牛糞用的糞筐作畫箱,在紙板上畫油畫,被人戲稱為「糞筐畫家」。
成功男人的背後,總是會有一個賢淑妻子,吳冠中也不例外。

香港街頭寫生,夫妻情深,共苦同甘。

 

吳冠中筆下的中年愛妻肖像。

 


當年和妻子朱碧琴在重慶一見鍾情,拍拖四年,廿七歲時在南京結婚,即使往後人生路風雨飄搖,依然不離不棄。
「我一生只愛三人,第一人是魯迅,他給了我精神。第二人是梵高,他給了我獨特的性格。第三人是我妻子,她成全我一生的夢想。」
有一年, 勞改中的吳冠中獲批短假期,到貴陽探望病重的岳母,他不忘到灘頭散步,擷取畫作靈感,入夜後摸黑步行回旅店時,見到妻子站在大門外苦等了一整夜,原來妻子怕時局動盪,擔心他安危而哭了出來。
第二天早上,滂沱大雨,他和妻子仍冒雨到江畔寫生,妻子坐在身旁,為他用雨傘遮住畫紙,又以身軀替他擋風。
因勞改被迫勞燕分飛時,吳冠中不時以畫寄意,例如畫雙燕在屋簷上同向而飛, 思妻之情,躍然紙上。
文化大革命過後,吳冠中無論到哪裏寫生,都喜歡帶着愛妻一起。男的低頭潑墨,女的靜伴身旁,雙燕從此比翼飛翔。
吳冠中筆下,一生為妻子畫過三幅肖像畫,首幅是熱戀期,其餘兩幅分別是中年和老年時的愛妻,畫中人都流露着滿滿的幸福。
七十二歲時,因為愛妻患病入院,他索性暫停繪畫,把時光都投放在陪伴愛妻,牽手共度餘生。
踏入吳冠中的百歲冥壽,把生命的畫軸攤開,筆尖能捲起千呎浪,也可細描一葉輕舟,隨水浮向夕照波光。隱約兩個並肩身影,不就是地久天長的人間定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