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老作有理 2019 年 12 月 17 日

林作

讀過哈羅公學、牛津、港大,是一位前大律師,可能是娛樂圈學歷最高嘅人,好認真咁滲透住濃濃嘅膠味同不可解釋嘅幽默。

牛津劍橋 聯誼會的啟示

最近和一位年輕有為的移民公司老闆傾談,討論因為現在社會環境,而十分興旺的移民生意。是的,我連移民生意都有興趣,因為世界難撈。席間,老闆分析我的優勢和USP獨特性。他說,他印象最深的是我的反精英形象。甚麼意思?和張堅庭以為的正正相反,我實在很難接受香港的精英,幾乎全部只懂得成為專業人士,然後埋頭苦幹不問世事的人生。
香港的牛津劍橋舊生聯誼會,每兩年舉辦一次晚會,近兩屆都在迪士尼酒店舉行。在牛津和劍橋,每個學院每年或每兩年都會在自己的學院裏舉行這種盛會。大型的,需要參與者穿最正式的燕尾服,但其實是個十分輕鬆的遊樂園,有攤檔拿食物、有很多不同的遊戲可以玩,甚至有碰碰車。學生們很多結伴出席,可以玩到早晨。

每兩年,香港的牛津劍橋舊生聯誼會,就會舉辦一次晚會,我幾年前也參加過,我就在傳媒裏講過,我看不順眼一些舊生們周圍派卡片,比較自己在哪所銀行當甚麼職位的庸俗。

 


香港的這種晚會,只是有種念舊的感覺,實際上是個很平常的gala dinner。吃完飯可以到花園走走,但基本上娛樂不多。最大的賣點,其實就是讓舊生可以重遇;可是對於我來說,有一定的尷尬性。一方面,自己有些前度是會出席的。我一直相信再見不是朋友—多你一個不多,反之亦然,何必提起當年傷心事。另一方面,就是自己確實當年沒有甚麼深交的牛津和劍橋朋友,敵人可能有幾個。
我認為絕大部份的香港人,即使入讀了牛津或劍橋,其實沒有甚麼所謂的大志。我當然是浪漫主義過頭了,但百分之九十九的學生,其實真的只是想可以回港安居樂業;而我卻老是記着牛津文豪Oscar Wilde,對他當年的男朋友 Lord Douglas的訓斥:「可以『肥佬』、可以讀唔完個學位,但不應該不懂得 play with ideas gracefull!」
甚麼意思?就是要有足夠想像、思考和創新的能力。
打從心底,當年我就覺得,香港的未來,不在這群「精英」裏。我沒有對他們任何的不敬,因為我說的也包括我自己。幾年前,參加過一個每年一度的晚宴後,我就在傳媒裏講過,我看不順眼一些舊生們周圍派卡片,比較自己在哪所銀行當甚麼職位的庸俗。
那天晚會,除了只想逃避很多舊熟人外,我就是在看着電話裏,香港社會發生的新聞,然後看着面前一大群穿得美美的俊男美女,然後心想:「香港的未來,可能真的要靠在街上衝擊警察的『沸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