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時事速報 2019 年 12 月 10 日

大館復修有段古 保育傳承不簡單

本身是建築師的李文亮,二○一一年加入香港賽馬會擔任項目經理,當時他身兼一個大任務,就是統籌大館共十六棟古建築的復修工作,以及兩棟新大樓的設計及建造工程。「跟以往起樓不同,做活化復修要每一磚一瓦逐一雕琢,工作一絲不苟。」李文亮說。

李文亮(左)參與整個活化大館的過程,致力重現大館歷史原貌,而黃嘉聰(右)則希望透過公眾教育,將這份歷史世代留存下去。

 

保育原始舊貌


所謂一絲不苟,絕對所言非虛,李文亮憶述這項目陸續請了來自各國的建築師、結構工程師,及消防工程等專家,組成二十多間公司的團隊,主責這個復修大工程,並派員指導十多位建築工人施工。「我們仲派人到英國里奇蒙的國家檔案館,尋找大館嘅相關設計圖紙和文獻,又在古蹟辦和香港政府檔案處查找當年嘅相片和記錄,甚至問當年在此工作過嘅人,嘗試找出這個橫跨一百七十年嘅古建築群嘅原貌,原汁原味重現大家眼前。」
要做到原汁原味,背後殊不簡單,單是復修警察總部大樓的紅磚牆,團隊就遠赴英國萊斯特,訂製同樣尺寸的磚塊,「我哋仲搵專家分析外牆,發現上面有多達三十層油漆,乍看就好似意大利提拉米蘇蛋糕一樣層次分明。」李文亮解釋。
不過,要完美重造跟百年前一樣的紅磚相當困難,團隊於是另找辦法,「我哋請工人用細工具慢慢鑿出每塊紅磚,清洗表面,如果有缺損就做修補,然後將磚頭調轉,放番原位。」他續說。
由此可見,這趟復修工程既是一份考古工作,亦是一個需要運用創意的工程項目,而且細緻如每個指示牌、百頁窗和每塊磚頭都要一一兼顧。「要呈現舊時建築群內嘅生活面貌,同時又要符合現代防火、通風同結構安全上嘅要求,當中要有好多嘅取捨同專家嘅意見。」
簡單如十六棟建築內的冷氣通風系統,團隊就絞盡腦汁找出另類的處理方法,「因為以前興建嘅建築都無冷氣,要保留原貌就唔容易加裝冷氣機,我哋於是鑿開檢閱廣場表面,在地底及新起嘅大樓頂分別加裝冷氣機房,再接駁冷氣喉管,將冷氣輸送到各棟建築。」
不過,李文亮指,當中有一處地方例外,並沒有加裝冷氣系統,「就係當年用來囚禁犯人嘅B倉,原因係我哋想來參觀嘅人感受到當年被囚人士嘅生活環境。」他解釋。

有一百七十年多年歷史的大館位處中環鬧市,隱沒在高樓大廈之中,經活化後成為中環的重要文化藝術地標。

 

要保育警察總部大樓外牆的紅磚,團隊聘請了顏色分析及磚藝專家,逐塊磚雕琢復修。

 

劇場教育下代

李文亮續指,這個前後耗資三十八億港元的復修項目,由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捐助,工程的巧思妙想背後,目的只為讓現今的民眾能走入這個別具歷史意義的地方,感受香港當年的社會環境和文化。正因如此,基金同時亦撥款資助大館推行一系列的傳承教育工作,而負責這項任務的則是大館的文物教育事務助理經理黃嘉聰。
「我帶學生來到B倉,很多學生第一句就問點解無冷氣,再見到監倉斗室內要住三個人,大小二便統統要用桶裝住;個個無不驚訝。我覺得呢種體驗好緊要,讓佢哋明白當年囚犯嘅生活。」黃嘉聰說。
四年前加入大館的黃嘉聰,跟李文亮當年一樣,加入大館後的首要工作,便是埋首大堆舊報紙、政府檔案及文獻之中,尋找昔日大館的蛛絲馬跡與當中的人文關係,再從中思考如何化成饒富趣味的公眾教育活動。「大館係一個集警署、裁判司署同監獄於一身嘅建築群,當年可以話係『一條龍』服務。所以我哋搵咗好多舊案件,決定搞一個教育劇場活動,讓學生喺裁判司署的法庭入面,重演呢堆別有深義嘅真實案件。」他說。
黃嘉聰口中的真實案件,包括一九六六年的「黃啟基案」,以及一八五七年的毒麵包案件,「黃啟基係全港最後一位死囚,從中想讓學生探討當年香港仲有死刑時嘅那段歷史;而毒麵包案就想讓學生了解當年華洋雜處嘅香港,華人面對的不公。」他續說。
劇場活動舉辦至今半年,黃嘉聰指在學界迴響甚大,而對李文亮來說,這種傳承教育,正是他跟團隊如此努力復原大館舊貌的最大意義。「如今我哋還在努力保育建築群,確保結構安全。」他說。
香港賽馬會慈善及社區事務執行總監張亮表示,「十年活化大館的過程,我們總結出以公眾安全為重、呈現歷史原貌,及新舊建築融合的寶貴經驗。早前大館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頒授本年度亞太區文化遺產保護獎卓越獎,再次印證馬會於保育及活化工作的堅持。」

學生劇場教育活動讓學生在中央裁判司署的法庭內大玩角色扮演,重演香港以往的真實案件,體現公民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