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老總手記 2019 年 12 月 03 日

關慧玲

《東周刊》社長兼總編輯。

無名的巴士司機

示威持續多個月,好多對民生的嚴重影響,都沒有在主流媒體中被報道出來,小市民所受之苦有如石沉大海。筆者朋友便是苦主之一。在十一月的堵塞吐露港公路一役,她乘搭的巴士通宵被困在公路上,花了整整十二小時,才能由藍田回到上水的家,等於搭飛機去了趟歐洲的時間,香港彈丸之地,很難想像吧?
她在中環上班,往日搭巴士自上水的家來往中環或銅鑼灣,也不算不方便。十一月十二日晚她約八點離開公司,聽到中區已無交通工具,搭地鐵去藍田巴士總站試運氣,約九點半登上了277X往粉嶺的九巴。沿路都順通,直至駛入吐露港公路大圍段,噩夢便開始了。

 

 


吐露港公路幾條線都塞滿了車,她的巴士夾在中線進退不能,她見到有汽車車身細小,可以冒險調頭逆線離開,但巴士卻不能,只能硬着頭皮向前以龜速寸進。沿途有零星乘客下車離開,她心諗自己一個女仔,又穿着裙子,在黑漆漆在公路中心落車,前不巴村後不着店的反而仲危險,而且在大圍怎可能走路回上水呢?再三思量,還是在巴士上安全一些。可幸司機堅持着車子開吓停吓,她就半睡半醒的捱着。聽到旁邊有乘客問有無人想要餅乾、食水之類,互相守望;她感到車廂愈來愈冷,於是把所有衣服全穿在身上,再用襪子套上手保暖。由晚上十點半,一直耗到清晨六點,旁邊好多車子一直都「和你塞」,陪着她。
天亮了,巴士剛好塞到去中大二號橋外,她見到橋上仍有大批示威者留守(下圖),於是舉手機拍下這令人氣結的一刻。直到科學園附近,司機終於找到個位轉進去停下,然後和一起熬過這個通宵的其他幾部巴士的司機們商量如何脫困,最終決定取道城門隧道先出番九龍市區,再走大欖山隧道那邊入上水。巴士重新開動,突然有位年輕人走過去向司機求助,「知道哪裡有洗手間?可以等埋我至開車嗎?」司機爽快說,「梗係等啦,其實你在這旁邊解決都得,這時期無人理了。」青年有點遲疑,旁邊另一男乘客說,「唔怕,我陪你。」兩位男士即走埋一邊小解。
之後,巴士載住一行十多人先出市區,再轉折回新界。當巴士約在早上九點半在上水埋站落客時,很多乘客都上前多謝那位司機,在危急關頭沒有放棄他們任何一個。朋友忘了問這位緊守崗位司機的名字,但就好想再感謝他一句,他揸足架巴士全晚,將所有人安全送回家。
換了在平日,巴士、港鐵這些集體交通工具班次可能只是延誤幾分鐘,媒體一定會將乘客不滿的訪問播完又播,彷彿是天大的罪過。可惜,在過去荒誕的六個月的日子裡,很多事情不能再以常理去理解;而這些小市民的心聲,何曾得到過應有的重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