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19 年 12 月 04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選舉之後

建制派在今屆區議會選舉大敗,可說是建制黨派在逃犯條例一事上和政府綑綁在一起的必然結果。隨着近月來抗爭暴力不斷升級,建制派也曾對民意逆轉有過幻想,希望一些一向不支持建制的選民會「兩害取其輕」而轉投建制派。這個幻想證實不切實際,因為我相信不少投給民主派的人並非不討厭暴力,但思前想後覺得「都喺政府衰啲」,所以這票是用來控訴政府和「教訓」建制派的。
唯一教人意外的,是建制派所得票數與議席數目的不成正比。建制派得票比例絕對不小,佔二百九十四萬票中的一百六十萬,即百分之四十六,但只能取得約六十席,佔四百五十二個議席不到百分之十三。總得票數目和議席不成正比的現象,在單議席單票制的選舉中其實並非罕見,因為每選區只有一個議席,不能跟立法會的「比例代表制」那樣按各候選人的得票比例來分派席位。

 

 


有人提出陰謀論,說是票站內的「黃絲」公務員做了手腳,例如讓「自己友」投完再投,或者讓他替別人投票。這些手法技術上雖可行,但根據我的親身經驗,其實不然。票站人員各司其職,有帶位的,有核對身份證和選舉名冊的,有發選票和負責監察的,要作弊需要一定程度的串通。票站人員由各級公務員自願報名出任(可以獲發津貼),由中央調派,選舉日前並不知悉票站內的其他人員是誰,要串通絕非易事,就算做得成也不可能大規模地做。政府內反建制的公務員多的是,但選舉作弊是刑事罪行,公務員薪高糧準,冒險的代價實在太高,所以票站人員作弊之說,並不可信。
塵埃現已落定,政府將何去何從?特區政府期望民主派掌控了區議會後會偃旗息鼓,讓社會回復平靜。但這只是個良好願望,因為民主派的候選人都是高舉着「五大訴求」而當選的,特首一味只說「我已回應」,他們絕不會善罷。但民主派「掌權」後再不能只靠喊口號度日,理應實際一點,審視「五大訴求」是否真的切實可行,是否真的缺一不可。民主派須留意,他們與建制派得票的差距並不大,有起碼四成選民是傾向「和理非」的,所以就看釋放所有被捕人士(包括干犯暴力罪行的)這一條,已不可能有廣泛的共識支持。
若雙方可以各退一步,政府便應採取主動,考慮獨立調查委員會(剛公布的「獨立檢討委員會」恐怕不夠),條件是對方馬上停止所有暴力。民主派成功營造了廣泛的「仇警」心態,若沒有一個獨立機制去仲裁警方有否使用過分武力,市民這個心結將永遠不能消解。政府當然擔心警隊士氣,但我始終相信,坊間流傳的種種指控都經不起事實的審視。警隊既有能力在鏡頭前流利自信地駁斥媒體的質問,也應該可以向獨立委員會解釋動用武力的適當性,亦可引述世界各地的實例,證明香港的做法是如何克制。與其不斷受社會和傳媒公審,不如咬緊牙關接受這個方案,好還自己一個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