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娛樂一針 2019 年 11 月 26 日

黃庭桄

《東周網》總編輯、《東周刊》副社長、兼星島新聞集團娛樂、名人、副刊總監。傳記著作有陳方安生《盡付笑談中》、鍾鎮濤《麥當勞道》、沙士紀實《香港還有英雄》和慈善義賣的《一念天堂》、《Cash Happy Book》,哲理著作有《人生何處不Laughing》、《一百個人的遺憾故事》、《眾善孝為先》、《娛樂一針》、《Fly Me To The Moon》、《送你一對翅膀》、《潮爆神獸卡》、《曾付出幾多心跳》、《終於在眼淚中明白》等。

願你在那裏可以安睡

紅塵眾生,每個生命故事,都像千千闕歌。
有些人一生都在唱着幸福之歌;有些人總把時光沉溺在愛的輓歌;有些人唱出心裏話時,眼淚會流。
對南韓女歌手具荷拉來說,28年的短暫人生,是一首用眼淚寫成歌詞的悲歌。
一直被長期失眠折磨的她,患有抑鬱症。去年9月,便曾服食過量安眠藥自殺不遂,尋死原因是情傷太深。
送院救治一星期後,她和髮型師男友分手,更互控對方毆打,具荷拉被驗出子宮和陰道出血,滿身瘀傷,精神和肉體上飽受衝擊。
那個人渣男友更以38秒的具荷拉性愛短片,要脅公開,把她逼到幾乎崩潰,最後人渣被判有期徒刑一年半,卻獲緩刑三年,令她大失所望。
今年4月,她做了眼瞼下垂的整容手術,惹來網民惡評嘲諷,她一度跟網民展開罵戰,試問心情怎會天天都是晴天?

 

 

 

 


 

 
到了今年5月26日,具荷拉因經紀人公司不跟她續約,事業受打擊,在凌晨時分於家中再度輕生,送院時昏迷,翌日才甦醒,警方在其家中發現有煙霧痕跡。
具荷拉近月在IG的限時動態曾經發文,留下「再見」兩個字,並剖白心跡:「很累也要裝不累,很痛也要裝不痛,如此一直忍受生活外表看來完好無缺,內心早已經破碎。」
雖然身心累得幾乎無力再站起來,她在今年10月30日,發佈和KARA團員昇延的合照時,都有為自己加油:「這個艱苦的世界,要堂堂正正走下去。」
可能魔鬼嫌她還未墮進抑鬱的深淵盡處,再送上生離死別的衝擊。在40多天前,她的圈中好友雪莉因患上嚴重抑鬱症而上吊身亡,她激動地在IG直播,訴說悲慟心事,眼淚沒有停過,鼻子哭得紅腫。「我會連你的份,一起認真活下去。」那時候,她還有活着的勇氣。
只是當具荷拉上星期自拍了一張躺在牀上的大頭照片,眼神憂傷,隱約見到眼角留有淚痕,可惡的網友竟不留情面揶揄:「看到她的臉就想到ET,噁心!」把她的弱小心靈徹底踐碎,逼上死路,那張照片便成為她生命裏的最後定格。
還有一個月便是聖誕節,在具荷拉的家裏,原來一早已佈置了一棵聖誕樹,可惜燈飾不會再亮起來,一個個慘紅色的波波,恍如一滴滴眼淚,掛滿樹上,痛在心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