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時事速報 2019 年 10 月 29 日

為了孩子共享親職 離婚也是好爸媽

根據統計,現時香港每三對夫婦之中,就有一對離婚收場。現今世代對婚姻的期望落差、準備不足與婚後面臨的壓力和相處問題,甚至會引發一連串家庭衝突,最終受傷的不止是夫妻二人,更苦了無辜的孩子。不過原來轉個角度,事情就會不一樣。

開餐廳八年的阿敏(化名),是個三歲女孩的母親。訪問當日,她滿面笑容來到位於觀塘的香港公教婚姻輔導會,不說不知,就在她女兒初出生的兩年間,她曾深陷人生的谷底,終日以淚洗面。

阿敏(化名)自三年多前懷有女兒開始,便開始跟丈夫家人出現磨擦,一度決裂收場,幸得計劃幫助,讓她有機會重新擔起做媽媽的責任。

 

黃姑娘指放下離異的傷痛一般長達數年,而計劃的情緒適應課程就協助面對離異的同路人放下傷痛互相扶持。

 

百忍不成金

 
「結婚後原本好地地,但我懷孕後幾個星期就不停嘔,要終日卧牀,令我返唔到工。」面對新生命的來臨,身子遽然承受不了,隨之而來的是無止境的擔心與恐懼,「一來怕餐廳生意顧唔掂,二來又擔心個女會出事。講真,我同丈夫根本低估咗有小朋友會帶來的問題。」她憶述。
獨卧在牀面對一連串的擔心,除了易鑽牛角尖,更會影響人的情緒,「老爺奶奶對於點湊個孫有好多想法,對我亦有好多意見,當時聽落會覺得係一堆壓力同埋怨,搞到大家脾氣都好差。」
十月懷胎的歲月,原本跟丈夫一家同住的阿敏坦言,那段日子全家猶如困獸鬥,諸如究竟應否開刀分娩的問題,一家人亦吵個不停,「最慘係老公,放工返屋企要受我脾氣,做一家人的磨心。」當時的阿敏仍未意識到,自己跟家人的一言一語其實都出於親人之間的關心與好意,「講到尾大家係錫我個女。」
面對一家終日家嘈屋閉,阿敏起初以為百忍可以成金,但最終仍是受不住,更曾兩度離家出走,「個女出世之後,照顧上同丈夫父母有更多嘅磨擦,當時有諗過搬出去住,但我未做過媽媽,所以好多事都需要兩老幫手照顧。」誰知這個念頭未成真,卻傳到丈夫家人耳中,一家因此又引發另一次六國大封相,「當時個女出咗世,唔想成日嘈,所以我真係搬咗返外家住。」
選擇逃避是人的天性,但為了女兒,阿敏起初亦堅持每個星期回家探她一次,「但每次都要受好多面色同冷待,阿爸見到我覺得好心痛,每次探完個女返屋企都大喊一場,有時仲會兩日唔返工。有日阿爸話唔想我再咁樣,叫我唔好再見個女,到佢十幾歲大先認番佢。」憶起這段經歷,阿敏忍不住流下兩行淚水。
婚姻與家庭苦無出路,阿敏坦言萬萬想不到,女兒出世的兩年間會令自己的人生有如此大的轉變,「有一排半年無見過個女,直至丈夫有日同我講或者我哋要放棄呢段婚姻,之後我甚至覺得自己有精神困擾,有抑鬱,於是走咗去睇精神科醫生。」她說。

計劃還會為父母離異的小朋友提供工作坊,教導他們疏導情緒,而圖中活動可見,父母離異總會為他們帶來傷痛與愁淚。

 

計劃特設親職技巧課程,透過角色扮演、情境討論及遊戲,協助離異父母跟孩子建立相依關係。

 

學習放下怨怒


經醫生的轉介下,阿敏獲安排接受心理輔導,並獲轉介參加香港公教婚姻輔導會推行的賽馬會「以孩為本」共享親職計劃。計劃自一七年起獲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捐助推行,旨在協助如阿敏一類,有子女但婚姻出現問題,甚至要離婚對簿公堂的夫婦。
「一開始要上全日嘅證書課程,十幾個同路人互相介紹,我感覺到各人都帶住好多埋怨同憤怒,但社工同我哋講,離婚對細路成長影響好大,處理得唔好會令佢大個好無安全感,質疑婚姻,父母之間嘅問題唔應該要仔女去承受。」她憶述。
八小時的課程期間,阿敏憶起過去兩年多的日子,拿着證書的那一刻,她立下決心,要為女兒好好處理自己的婚姻,並因此認識到計劃的輔導員黃潔明。起初,阿敏透過跟丈夫的共同朋友轉話,邀請他也一起參與計劃,接受輔導,並在黃姑娘的安排下,先個別會面,了解各自的問題和故事。

黃姑娘表示很多夫婦都因為心態及家庭狀況,未有妥善準備新生命的來臨,最終離異收場。

 


「好多夫婦去到出現問題,都會只睇到對方嘅不是,有好多憤怒,聽完兩邊嘅故事,我會嘗試帶出其實父母都係心地善良,為咗頭家各自都有付出。」黃姑娘指,面對這類個案,計劃會安排父母參與情緒適應課程,學習放下婚姻失敗的傷痛,「亦有啲學習處理家庭衝突,以及點樣共同撫養仔女嘅課程。」
馬會慈善事務部主管陳載英表示:「希望透過計劃鼓勵離異父母以正面思維,妥善溝通及處理情緒問題,並掌握『以孩子福祉為依歸』的親職心態及技巧,減少對子女的負面影響。」
於是,阿敏跟丈夫開始透過黃姑娘安排的見面時間,協商一起共同照顧女兒,「佢叫我哋喺個女面前都叫番大家爸爸、媽媽,叫我哋當大家係同事身份,工作就係湊大個女。起初就三個一齊見,慢慢同番個女建立關係。」角色轉變後,二人開始慢慢適應,如今阿敏每星期都可單獨與女兒見面一天,「大家有商有量,關係好咗。」成年人的世界複雜難分,阿敏坦言如今別無他想,「只想可以陪住個女成長,為個女,有啲事係要犧牲,要好好學做個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