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老作有理 2019 年 10 月 29 日

林作

讀過哈羅公學、牛津、港大,是一位前大律師,可能是娛樂圈學歷最高嘅人,好認真咁滲透住濃濃嘅膠味同不可解釋嘅幽默。

社會欠潤滑劑的災禍

世界變成非黑即白後,出現的一個問題,就是潤滑劑的消逝。甚麼意思?舉個例子:昨天開車在一條單線雙向通行的馬路上。前方一輛小巴死火,打了死車燈。雙向道路中間以雙白線間隔,普通情況下當然不能跨越,但在事故情況下,當然可以按情況,在看到對路沒有行車,或距離夠遠的情況下,安全跨到對面路上,然後繞過死火車輛,再回到原來道路上。
我前方幾輛汽車都慢慢駛出繞過後,我跟着它們在後面也打算照樣做。好了,此時對面一輛行車在距離還有頗一段遠的情況下,竟然不停響。我有舉起手向他表示歉意,但我只是跟着前面的車隊同樣照做。他駕駛到比較接近我的車時,竟然對着我豎起中指,並繼續響。注意,這一段過程中是完全沒有危險度可言,因為車速緩慢,而且距離夠遠。


公民素養,並非只要覺得自己是對的,就直直地指罵別人。

 



那麼為甚麼該司機會如此反應呢?就是因為他認為世界是非黑即白的。也就是說,無論任何情況下,跨越雙白線就是不對。他甚至沒有留意到該小巴死火了,擋住對面路線這個情況。


這種情況,現在比比皆是。最近另外一次,就是我在一條沒有畫任何線的道路旁停下後,下了車,幫一位朋友接收一份東西。該街道,我去過,那邊約定俗成地一直有車停,而當時我的前後都是滿滿的車。下車走在街上,我留意到一對男女認得出我是誰。不是因為我出名,只是因為我的髮型太出眾。幾分鐘後,回到現場的我,就被這對男女中的男性大聲叫囂:「仲唔走!」然後,他拿起手機不斷拍我。
我朋友告訴我,是因為剛剛有架大巴有困難在我的車旁邊經過。但直接原因,是街道的另一邊停了另一輛車,而它加上我的車就把街道空間收窄了。那麼,是我的錯嗎?不是—對面的車不應該在我已經停下的情況下再停下。但這位仁兄,確認為由於我不是停在停車場,所以是我的錯;因此他要秉持正義,拍我,然後把片擺上網。

說到拍人片,這已經成為了一個世界風氣,在香港尤其盛行。只要覺得對方有錯,就可以任拍,然後放上網去「公審」。相信大家已經看到很多次拍片者,反而被網民「反公審」,例如:一些關於關愛座的片段。事實是,這正正反映大家生活在過於認為非黑即白的世界。這是一種把現實過於簡單化的現象。

剛開頭的時候,我用到了「潤滑劑」這個詞。甚麼意思?一種禮讓,一種並非一遇到所謂「路見不平」的情況,就要挺身而出的衝動,其實會讓已經煩躁的社會能更有底蘊一點。公民素養,並非只要覺得自己是對的,就直直地指罵別人。英國人文化裏一個十分著名的特點,就是遇到有人插隊、站錯邊時,只會輕輕搖頭,並不會立即指罵拍片。你在日本街頭出現社交禮儀上的犯錯時,有出現過日本人不停向你指罵的情況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