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19 年 10 月 23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彌足珍貴的聲音

大律師公會的蔡維邦,於上周辭任公會副主席一職,並在《南華早報》發文闡釋原因。我並不認識蔡先生,只知他是民主派的支持者,亦曾協助「佔中」時期被控告的年輕人。我和蔡大律師的政見也許不同,但我認為他是個忠於自己專業和信念的真君子,因為他橫眉冷對,說出了很多人心中想說,但沒勇氣說出口的話。
今天的香港,絕對是個只在電影裏才能見到的超現實場景。在香港的自由空氣裏活了幾十年的人,都不能想像連一個基本的人權─言論自由,竟有喪失的一天。「反送中」抗爭人士的最高陳義,就是要捍衛香港的人權、民主、自由,而最最諷刺的是,禠奪了香港人言論自由的,不是別人而是他們自己。在今天的街頭上,「以言入罪」的事例,比極權國家的做法更可怕,因為「異見人士」根本不用拘捕、審訊,乾脆就地正法,被群毆至頭破血流,哪怕你是個年長老翁,還是弱質女子也不能倖免。親中人士在聯合國發表反對意見,與她有關的機構,全線分店遭到大規模破壞。類似事例不勝枚舉。

蔡維邦曾任梁天琦二○一六年旺角騷亂案的代表律師。

 


面對即時的暴力回應,「異見人士」便只好啞忍噤聲了。於是,民主派和抗爭人士一向齒冷的「寒蟬效應」和「自我審查」,今天全部應驗,只是角色來了一次完美的對調。從這個角度,我十分支持美國國會提出有關監察香港的法例,如果美國人真心關注香港的自由民主法治,他們便應過來查看一下,這些香港的核心價值,正受到怎樣的衝擊。
在這背景下,蔡律師肯力排眾議,出來說一番良心話,是十分可敬的。他所屬的公會,在這場運動的立場極為鮮明,主席戴啟思辯說公會已發了多份聲明譴責暴力,但翻查紀錄,只有一次是譴責示威者違反機場禁制令,對其後連串的縱火傷人案並沒有發過聲。反而公會的多個公眾人物,包括郭榮鏗、楊岳橋(聽說是蔡先生以前的門生)等,屢次表明不與暴徒割席。郭榮鏗還親自到美國游說國會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多得他對國會議員的解說,讓諸如克魯茲之流的議員相信香港只有警暴,暴力示威只是港府製造出來的假象!
政府的過錯和無能,當然值得批評,警方過分使用武力,亦應譴責,但暴力行為已大面積地殃及普通市民和企業,損害香港的言論自由,已不再是一句「都是政府錯」可以合理化了,我很想問問尊貴的大律師們,為何不予以譴責,還和他們站在一線?套用激進記者的語言,我要求他們用「人話」來答我。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這種暴力抗爭「革命」,最終只會辜負群眾,包括過百萬「和理非」人士的訴求,因為他們渴望的「雙普選」,將會因此而變得更為遙遙無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