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時事速報 2019 年 10 月 15 日

與中風夫風雨同路 妻:「一定要同你返屋企。」

中風這兩個字,除了足以令人一下子失去活動能力,更會令人失去生存的意志,偏偏這個病總是悄悄的襲來,病者與家人只能無奈接受之後帶來的生活巨變,對他們來說,原來能夠回家已是件幸福的事。

六十歲的唐迪龍(迪龍)坐着輪椅,跟結婚三十多年的太太蔡佩玉(佩玉),來到沙田的耆康會群芳念慈護理安老院,甫到埗他們二話不說跟這裏的治療師和社工都打了個招呼,細問下原來這裏是改寫迪龍下半生命運的地方。

去年中風的唐迪龍(右)一度因此半身癱瘓陷入抑鬱情緒,幸得太太蔡佩玉(左)默默支持,積極帶他回家復康,如今病情已大有好轉。

 

為了讓丈夫能參加計劃,佩玉積極陪伴迪龍復康,當他成功自己站起身來,二人即相擁而哭。

 

中風毀掉人生


一八年十一月,迪龍因發高燒兼血壓超標被送入醫院,後來醫生告訴他右邊腦出現缺血性中風,令左邊手腳從此癱瘓。在病床動彈不得的他固然未能接受這事實,他身邊的太太更是焦慮萬分,「我身型細小,以後點樣照顧到佢?」佩玉說。
留醫兩個月依然無甚起色,唐迪龍只能終日躺在床上,「想攞杯水都要求人,覺得自己真係無用。」日積月累的怨氣與愁鬱,當太太每日放工來到探望,他便不其然對她發洩,「我一到佢就攞件衫掟我,問我做乜探佢,後來醫護同我講佢要食抗抑鬱藥。」佩玉憶述。
衡量過照顧風險後,迪龍出院後被送往院舍,每日同樣只能在床上過活,「沖涼都唔係日日有得沖,又無乜治療畀我,心諗我下半世係咪就咁就完。」丈夫抑鬱鑽牛角尖,為人妻的佩玉亦兩面受氣,「日日趕去睇佢,去到畀佢鬧,返工老細又鬧我點解每日都唔加班,那刻我真係大壓力到想死。」

計劃安排了迪龍參加為期四個月的物理及職業治療,助他慢慢回復活動能力,當中更有創新的互動遊戲元素。

 


照顧者壓力爆煲,最終佩玉亦敗給了病魔,「喺條街度暈咗,醫生話我心臟有事。」留院一星期,佩玉不停只跟醫生說一句話:「醫生你一定要醫好我,老公中咗風,佢好需要我。」那邊廂的迪龍,則更是擔心,「佢每日都趕走個妹,叫佢快啲去睇大嫂。」說時,佩玉笑着抱了丈夫一下。
患難見真情,兩夫妻各自在病床上也感受到彼此的關愛,那刻佩玉便下定決心,「病好咗我一定要照顧老公,一定要帶老公返屋企過年。」後來,她在妹妹的介紹下,得知耆康會賽馬會「助回家」復康計劃專為中風等病者提供支援,「個名叫『助回家』,就知啱晒我哋。」
賽馬會慈善事務部主管陳載英表示:「大部分長者都希望居家安老,馬會期望透過計劃,提升患病長者的復原能力,讓他們可以返回熟悉環境生活,安享晚年。」
不過,當佩玉跟安老院的社工鄭文香聯絡過後,才知道要參加計劃需符合幾個條件,「首先要病者有一定程度嘅復康能力,例如可以企到,行到幾步路,其次病者都要有居家安老的意願,最後就要睇到照顧者有照顧陪伴病者的決心。」鄭姑娘解釋。
人生就是關關難過關關過,佩玉既下定了決心,便索性辭工做到底,「問街坊借咗輪椅,同院舍申請星期六、日畀我帶老公返屋企,同時跟院舍及公立醫院申請做復康物理治療。」日子有功,迪龍慢慢便能夠用四腳叉站起來,「佢企到起身那一刻開心到即刻攬住佢喊。」如今說起,佩玉仍難掩激動。

中風後迪龍一直希望能再次下廚,照顧太太起居,早前他就成功為計劃學員烹煮一碟蝦仁炒蛋,重拾下廚夢。

 

回家重拾意志


之後,迪龍便離開院舍回家,每日都不停來回練習行走,希望能通過鄭姑娘的面試。「老婆辭咗工,院舍無得住,如果我參加唔到助回家計劃,人生就無希望,玩完啦。」迪龍說。
不過,那段時間單單在家照顧丈夫一個星期,佩玉已感到異常吃力,「幫唔到佢沖涼同去廁所,只能幫佢抹身同用成人尿片,佢有咩事都唔知點處理。」即便如此,她沒有跟丈夫抱怨,只跟他說一句話:「一定要同你返屋企。」
兩夫妻決心大過天,鄭姑娘看在眼裏,二話不說便讓他們過關,參加為期十八個月的助回家計劃。計劃由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捐助,分三階段協助病者復康,「第一階段為期四個月,平日迪龍每日都來安老院做物理同職業治療,太太就參加護理者訓練。」鄭姑娘說。
今年八月,迪龍剛剛完成第一階段訓練,順利畢業,「之後我哋會安排專家上門提供家居改裝建議,同時教迪龍在家做復康運動,為期兩個月。」鄭姑娘拿起手機,展示迪龍所交的「功課」,「兩夫妻會一齊做練習,有時迪龍會煮吓嘢食,好開心。」她續說。
未來十二個月,迪龍將踏入計劃最後的監察跟進階段,意味着往後的復康路將要靠自己努力,「最想做得番以前做到嘅事,買餸煮飯做家務,照顧番太太。」說罷,身邊的佩玉又送上擁抱。「結婚三十幾年,感情一早變淡,因為呢個病,令我哋感情好咗,家吓我成日都攬住老公,朋友問我點解唔離婚,我話無諗過,因為點會捨得你。」說罷,兩口子即相望而笑,「無諗過返屋企原來係件咁幸福嘅事。」迪龍說。

安老院社工鄭文香指,計劃推出兩年多,至今已服務近二百位病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