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時事速報 2019 年 10 月 16 日

科技結合手稿 重現達文西的思想世界

今年是藝術泰斗兼科學巨匠達文西逝世五百周年,若要數他留存後世的作品,除了《最後的晚餐》跟《蒙娜麗莎》這兩幅驚世畫作之外,不得不提那散落全球各地的逾六千幅涵蓋軍事、幾何數學、解剖學、科技和飛行等研究領域的手繪。這些手繪在十九世紀才被世人逐一發現、整理、收集,拼湊成十本達文西古抄記事本,存於世界各國的珍稀博物館之內。

在云云古抄本中,十二卷共一千一百一十九張的《大西洋古抄本》,是現今最大的達文西「作品集」,一直存放在米蘭昂布羅修圖書館之內,每三年只開放展示九十日,而今年香港城市大學就破天荒邀得昂布羅修圖書館合作,在城大舉辦「達文西:藝術與科學.過去與現在」展覽,展出古抄本內其中十二幅達文西真跡。九位城大創意媒體學院的當代藝術家,更罕有地結合虛擬實境、人工智能等高科技,創作出藝術品,向達文西的手繪及畫作致敬,同時讓參觀者透過新舊媒介的創新結合,一窺這位五百年難得一遇的曠世奇才的奇想世界。

城大為期近三個月的達文西展覽,除了展出珍貴的達文西手稿及按手稿製作的實物模型,還結合藝術和科技元素,帶觀眾進入達文西的思想世界。

城大展覽館總監范懿莎同時亦是是次展覽的策展人,她表示期望透過展覽立體地呈現達文西的發明、人生、興趣和個性。

踏進位於城大劉鳴煒學術樓十八樓的城大展覽館,一眼便會被牆上的一對對青銅巨手懾住眼球,遠看牆上刻劃的線條和輪廓,即教人聯想起達文西的名作《最後的晚餐》。「這件作品只聚焦在畫作中耶穌跟門徒的手部動作,讓觀者可從動作感受各人的動態以至所思所想,並以這想像作為今次展覽的開端。」城大展覽館總監兼是次展覽的策展人范懿莎博士說。

作為城市大學舉辦的第十個展覽,今次城大遠道邀得米蘭昂布羅修圖書館借出的十二幅珍貴達文西手繪圖,皆由范懿莎精挑細選,涵蓋「數學、幾何與藝術」、「科學、光學與飛行」和「戰爭的藝術」三大範疇,「我希望能呈現達文西思想世界的各方面,立體地展示給參觀者。」她續說。


手稿珍藏呈現

生於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達文西,童年顯然不像當下的小童一樣娛樂和興趣班多多,「他天生是個左撇子,而且又是私生子,無法接受正規的教育,所以他單在學習書寫上,已遇上不少障礙,後來他筆下左右對調的鏡像拉丁文更成為他手稿的一大特色。此外,那個年代紙張極其珍貴,所以你會發現他的手稿,正反兩面都寫滿東西,內容廣泛但沒有甚麼關聯,因此有時一幅武器圖旁會出現女性人像,上面還寫了首詩。」

在物質和娛樂貧乏的年代長大,達文西的一大消遣娛樂便是研究幾何數學,「他自製的幾何遊戲手稿就有好幾百頁,而他的最後一個幾何遊戲,就是嘗試將圓形疊湊成表面面積相同的方形,最後形成了這幅壯麗複雜、看似玫瑰窗結構的美麗圖像,但這個化圓成方的難題他最終還是未能解答,反而留下了Squaring the circle這句意指不可為而為之的西方諺語。」范懿莎指着手稿笑說。

手稿可見達文西正在嘗試化圓為方,用圓形排列畫出跟其面積相同的正方形,這個難題至今仍未有人能算出答案。

研究數學和作畫是達文西的興趣,而研究軍事武器、水動力、力學等則可說是他賴以為生的「正職」,為了在米蘭宮廷覓得一官半職,他曾向米蘭公爵寫信自薦,詳列自己十大優點,並自稱「戰爭武器發明巨匠」,自認所發明的武器美觀與實用兼備,冠絕同儕,「這封信反映十五世紀米蘭戰況嚴峻,宮廷重視軍事,近有佛羅倫斯、威尼斯等城邦戰爭,遠有法國、西班牙入侵的威脅,所以必需要靠先進武器制勝。」

這次的展覽展出多件達文西發明及研究的攻城和防守武器手稿,如可隨時裝拆的木橋、各式的火炮、攻城橋、管形弩炮、巨形連發十字弓裝置等,「這些發明除了體現達文西的軍事頭腦,手稿更表現出他異於常人的空間透視感,每件武器圖的點線面都會連至同一個消失點。」范懿莎說。

達文西發明的攻城橋,將牛置於橋下推動橋身,外蓋有木板防止牛受攻擊,設計巧妙地切合了當年的戰爭需要和環境。

如何讓人類飛行亦是達文西窮其一生想要解答的問題,因此他致力研究解剖學,嘗試做出跟鳥類構造相似的飛行器。


科技結合創作

為了讓參觀者更加容易理解達文西的武器發明,是次展覽特意根據部分設計圖製作出實物模型,展場內還擺放了平板電腦,參觀者只需要用平板一掃旁邊的武器草圖,熒幕便會即時以擴增實境技術將武器立體呈現。「由於他的手稿在十九世紀才被發現和受到重視,所以他的發明未有對後世有太大的影響,不過他的軍事頭腦卻比世人走快數個世紀,就像飛行,達文西很早便研究模仿鳥類的人類飛行裝置。」

按照部分達文西發明製作而成的實物模型,可讓觀眾一窺當中的原理和構造,對比手稿則可感受達文西驚人的透視感。

展覽還特設平板,只要掃瞄旁邊的手稿複本,熒幕便會立體呈現出虛擬的立體模型,讓觀眾更清晰了解內裏的構造。

一八年,城大曾夥拍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舉辦「動物大觀園」展覽,運用數碼及互動裝置、立體光雕等技術演活古今的各類珍稀動物,並獲得美國博物館聯盟繆思獎「現場數碼體驗」類別金獎。今年三月的「裝飾藝術:當法國與中國交匯」展覽,亦同樣加入了互動裝置的元素,而是次展覽亦貫徹了城大展覽一貫的特色,加入創新科技的元素,「這次展覽共有九位主要來自城大創意媒體學院的當代藝術家,從達文西的創作中汲取靈感,結合科技創作出另類的當代作品。」創意媒體學院講座教授邵志飛說。

城大曾憑「動物大觀園」展覽,獲得美國博物館聯盟繆思獎「現場數碼體驗」類別金獎。

九件多媒體作品中,以陳家俊創作的《渡鴉》作品最為吸晴,全黑的機械烏鴉,在精密的齒輪互相連結帶動而成的巨輪盤驅動下,張翼盤旋而飛,當中所運用的幾何、機械和物理學,殊不簡單,「這個作品我視之為一份習作,過程就像在經歷達文西的科學探索一樣,就如研究製作機械鳥,我花了一個月上網研究雀鳥的飛行形態,每片羽毛的大小排列,就像達文西研究參考雀鳥的飛行機器,都會解剖雀鳥一樣。」陳家俊解釋。

陳家俊用了一個月觀察研究烏鴉飛行的形態、羽毛排列及比例,再運用機械原理製成作品《渡鴉》,以創作體現達文西的科學精神。

陳家俊形容今次展示的達文西手稿,同樣屬達文西的科學習作,「當中你會發現科學中一種美,從中亦會了解他在發明中的思考和觀察,欣賞這種尊重物理、數學,好奇探索的科學精神,而我亦期望透過作品有這樣的體現。」


彌合科技藝術鴻溝

呈現達文西的科學精神以外,亦有作品展示他異於常人的空間感,如他曾將十五世紀男性頭飾mazzocchio的二百五十六個平面,用手畫成透視圖,難度極高,而林妙玲製作的《Impression Machine》,就運用機械臂精密控制和移動長期曝光的數碼相機,紀錄牆上的光點,結合還原成mazzocchio頭飾透視圖投映於另一幅牆上,以高科技將達文西的驚人畫功呈現。

林妙玲的《Impression Machine》,用當代機械和攝影科技,投映出男性頭飾mazzocchio透視圖。

今次展覽,邵志飛親自操刀設計出名為《LdV.VotR.AR》的擴增實境裝置,參考達文西的畫作《岩洞中的聖母》,利用平板帶觀眾窺探畫作內叫人生畏驚奇的岩洞世界。畫作虛構了幼年的耶穌,在岩洞與聖母及天使跟施洗者聖約翰首次見面,呈現出三角形的構圖,「我們用了超過一年時間構思和製作,在五十平方米的空間內,參考達文西的兩幅《岩洞中的聖母》作品,創作洞穴中岩石、植物和山水地景融合在一起的全息影像,讓觀眾用平板探索。」邵志飛解釋。

邵志飛連同其餘八位當代藝術家參與展覽,他表示想藉此彌合科學及人文學科之間的鴻溝。

《LdV.VotR.AR》作品運用擴增實景技術,將達文西畫作《岩洞中的聖母》內的岩洞世界,透過平板互動呈現。

展品旁亦陳列出《岩洞中的聖母》的複本珍藏,供觀眾對比參透。不過,邵志飛指作品並非為如實重構達文西作品中的洞穴,而是想運用劃時代的新技術,將畫作的藝術延伸,帶出美學的新可能,建構出一個新的藝術體驗。「自此科學與人文藝術之間便能互相融合,讓我們更能面對未來的挑戰。」

是次展覽亦有展出《岩洞中的聖母》的複本,讓觀眾近距離觀賞,同時比對《LdV.VotR.AR》中的岩洞世界。

 


「達文西:藝術與科學.過去與現在」展覽
展期:即日起至12月15日(逢周一休館)
時間:上午10時至下午7時
地點:九龍塘達之路城大劉鳴煒學術樓18樓城大展覽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