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書寫人生 2019 年 10 月 11 日

蔡子強

時事評論員。寫了半生政治評論,自從某一個晚上開始,忽然領悟到人生應該還有一片更大的天空。

在台灣開民宿

朋友退休,六十歲未到,想找些細藝,結果去了台灣開民宿,揀的地方是宜蘭,貪那裡好山好水。找了一間三層高的民房,地下闢作廚房和客飯廳,二樓為一間四人房,三樓則是兩間雙人房。
朋友都幾「落本」,不單枕頭、牀褥、牀單等全屬貴價貨,一瞓上去已經完全感受到,且更在屋內安裝了升降機,讓拿着沉重行李箱的客人,可以如釋重負,尤其是我們這類膝蓋不大好的六○後。
朋友搞民宿,只做兩三間房、十個客人以內的生意,可以讓自己不用太操勞,也可以有空間和客人多作交流,多交朋友,多增見聞,也算是一件賞心樂事,他說不少客人都「幾啱傾」,回頭客不少。
但話雖如此,一樣米養百樣人,世上既有友好客,也有差客。
他舉例說,有次,有位訂了房的內地大媽來電,說她一家人想早點來,問能否通融讓她們早點入住﹖朋友不以為意,也想予人方便,於是便答允。結果大媽一家真的一早到來,你估有多早?竟是早上七點半!

筆者住的那間房有個開揚景觀小露台。

 


朋友當時傻了眼。他說從此學乖了,以後若有客人說要早到,也會事先聲明只能放低行李,不能即時入住。
這讓我想起一件事。去年曾有中國遊客在瑞典斯德哥爾摩,鬧出一單甚至釀成外交小風波的新聞。一名男子在凌晨一點,攜同父母抵達了當地酒店,但他們預訂了的房間卻是當天午後才能入住,酒店起初同意他們一家可以在大堂休息,但男子卻「上得牀來牽被冚」,未幾外出,之後又帶來一位聲稱沒有找到酒店的中國女留學生,說希望可以一起在酒店取暖,但這次卻遭酒店人員拒絕,並要求他們立即離開,因而引起糾紛,兩名警察到場處理,他們一家人反抗,遭警察抬出酒店,他們撲倒在地,高呼:「This is killing!」事件引發一場小風波,中國駐瑞典大使甚至為此向瑞典政府「提出嚴正交涉」,強調中國遊客「遭到了瑞典警察粗暴對待」云云。
這兩件事讓我想,為了省錢而少訂一晚酒店,卻又提前到達,存心想「着數」免費多住一晚半天酒店的陸客,究竟有多普遍呢?
朋友說,當然,台灣客也一樣有無良的,例如臨急臨忙打電話來拜託明天為他留下房間,但到了明天黃昏,又來電說因為路上塞車,所以今天還是不來了。讓朋友平白少了一天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