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19 年 10 月 09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天涯若比鄰

大半年前已計劃了九月底放大假,和家人到歐洲旅遊,所以並不是刻意在十.一國慶之日,避開兵荒馬亂的香港。寫稿此刻是十月二日清晨,正準備離開倫敦飛往哥本哈根,窗外藍天無雲,吹着沁人心肺的涼風。香港發生的事本來十分遙遠,但此間的新聞媒體,對香港一直十分關注,每天打開報章,除了恒常關於脫歐的報道及評論,國際新聞版內準有香港的消息。連Uber的司機也曉得問我們,香港究竟怎樣了?
我上周在蘇格蘭的愛丁堡勾留了幾天,在這個寧靜優雅,充滿學術文化氣息的城市,讓我暫時忘卻香港。但想不到那天在古城的遊客區,迎面而來十幾個蒙着面的香港學生,拿着「Free Hong Kong!」的標語與我擦身而過,氣沖沖地正向某個目的地奔跑,我一時反應不過來,也不敢拿手機出來拍照,因為人生路不熟,怕被他們圍毆。昨天在倫敦的《金融時報》看見一整版不具名的廣告,說香港在中國的治下已失去民主自由,呼籲國際社會關注⋯⋯

 

 


香港究竟怎麼了,這個Uber司機的問題,我真的答不上來。每天看着香港傳來的消息,特別是國慶日的大暴亂,身在異鄉,對故城只感到愴惶悲憤,及有生以來第一次的驚恐。上一次有類似的感覺,已是三十六年前,我被政府派往英國學習,中英兩國正就香港的前途展開談判,英國國會連日辯論,上級也安排我們一眾學員到國會旁聽。當時的香港正風雨飄搖,港元對美元跌破十算,怡和棄港遷冊,港人一窩蜂地搞移民;商場的外牆出現孤影,人心惶惶之際有人更在超市搶購物資。
身在英國,我看見一個強烈的對比。英國脫歐是當前最大的政治、經濟,及民生議題,整個社會撕裂得利害,「留派」和「脫派」針鋒相對,互相攻奸,但大家都是很文明的各持己見,從來沒出現過暴力抗爭。當然,脫歐是經過民主公投的決定,反對者也無話可說,但香港即使沒有公投,民眾的力量也已成功逼使政府先停止,再撤回逃犯條例,但抗爭竟轉移了目標,變身成為一場捍衛香港人權自由、要「解放」香港,對抗中國中央政權的運動。由於這個叫價不可能有成交,這預示着抗爭將會永遠持續下去,直至香港徹底沉淪為止。
最諷刺的是,這場運動已令香港人失去寶貴的人身和言論自由,因為表達跟抗爭者不同的意見,你會被欺凌、圍毆、你的商店會被破壞惡搞;只要你的業務和內地有關,命運也是一樣。這就是為何我在香港首次感到驚恐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