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書寫人生 2019 年 10 月 04 日

蔡子強

時事評論員。寫了半生政治評論,自從某一個晚上開始,忽然領悟到人生應該還有一片更大的天空。

「民國第一宴」吃西餐

過往本欄曾經介紹過一九四九年共和國成立時的「開國第一宴」,並提過菜單由周恩來拍板,以淮揚菜奉客,因為淮揚菜口味清鮮平和,鹹甜濃淡適中,南北中外皆宜,能夠讓四方貴賓不同口味都能接受。此外亦提到,當時周總理出於「革命精神及艱苦奮鬥」,因而批示過國宴「一切招待必須是國貨」,難怪就算是要照顧外賓的「開國第一宴」,也不見西式餐點,直到三十年後,推行改革開放,情況才變,但以西式料理在國宴上奉客,基本上仍屬稀有。
那麼,上星期提到的「民國第一宴」又如何﹖
對於袁世凱來說,一九一三年十月十日,正式出任大總統,為此舉行的就職典禮,其實是一次難得的機會,一個絕佳的舞台。當時政局依然動盪,新政府陣腳未穩,極需得到列強的認可,承認其合法性,以抵住國內的反對勢力,且還需列強進一步支持,借出其所急需的大筆貸款,來填補國庫空虛,穩住政局。
於是,典禮之後,袁刻意安排與各國使節一起合照,並拿來廣泛宣傳,以此來彰顯其合法性已經得到列強以及國際社會的認可(見圖)。
這還不止,禮成之後,袁還設下隆重國宴款待各方來賓。與兩年前孫中山那一次大大不同,袁今回精心籌劃,務求風風光光,以收宣傳和歷史留名之效,事實上,各國使節亦紛紛盛裝出席撐場,因此,至低限度,在外交層面而言,這可算是民國的「開國第一宴」。

 

 


那麼,這場「民國第一宴」,又吃了些甚麼呢?
當時有份出席這場國宴的一位賓客是澳洲人莫理循(George Ernest Morrison),他是被譽為當時報道中國新聞最具國際影響力的記者,武昌起義爆發後,他是第一個以「革命」而非「叛亂」來向國際社會報道這次事件的西方記者。一九一二年,他更接受邀請,出任袁世凱的政治顧問。
當時莫理循收起了這次國宴的菜單,讓後世可以從中一窺端倪。
菜單中的菜式,除了中國菜如大面合、爛火腿、龍鬚菜之外,還包括西紅柿湯、爛牛裏脊、冷水扎、杏仁布丁、菠蘿冰吉林這些西餐。至於上菜順序,也是先上湯,最後上甜品冰吉林的西式順序。筆者並不知道大面合、冷水扎是甚麼,但其他菜式大家還是大致上猜到是甚麼。
這次安排西餐奉客,原來又與袁的政治盤算有關,袁想通過吃西餐,向參加這場國宴的外國使節和政要,展示一個努力向西方靠攏的新政府之形象,以拉攏列強,取得它們對其合法性的認可,以及財政支持,這都是孫中山一直仍未做到的。
「民國第一宴」吃西餐,「共和國第一宴」不吃西餐,其實都與主事者口胃喜好原因無關,反而是與政治有關,關鍵是新政府是想標榜親西方,還是想反西方而已。
#本文部分參考自,李夏恩,〈飯局中的政治隱喻:民國鴻門宴〉,載於《記者觀察》二○一七年第四期。
(民國第一宴,下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