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投資樂園 2019 年 10 月 04 日

林一鳴

本地資深股市及樓市投資者,重點研究波浪理論、財技和投資心理學等,擅長用故事形式比喻市況和分析經濟熱話。

創科投資溝並不容易

本來主力做開傳統投資如中小企、股票、期貨及物業的我,最近也積極接觸一些初創企業,希望可以發掘新的投資機會,例如成立新的創投基金或顧問公司。如果各位有這方面的興趣,可以直接找我研究討論。
可能有人會問:林一鳴是個金融人,對於高新科技,識條鐵咩?其實我也曾經流過科技的血,當我仍是中學生的時候,已經寫稿到電腦雜誌,試過用Z80自己製造一部電腦,對Apple II的線路圖及6502機械語言瞭如指掌,也做過幾項新的發明,在一九八八年參加青年科學家的比賽,我幸運地得了獎項,並親身到泰國在泰王面前展示我的發明產品。不過這已經是遠古前的事情,進入社會工作後就冷卻了,Outdated了三十年,現在正重新學習之中。
當我接觸一些開始想融資的創科企業Founders,然後再配對做開傳統投資而打算將部分資產轉到創投領域的人,結果發現這兩批人接觸後,思想方面有很大的差距,距離就好像相隔幾個大西洋,很難得到良好的溝通;如果有辦法可以讓他們了解對方的世界,將會是一個很大的商機。

最近我積極接觸初創企業,希望可以發掘新的投資機會,例如成立新的創投基金或顧問公司。

 


對於剛接觸創投領域的投資者,由於背景多數不是科技出身,很多時會以傳統的投資概念看創科企業,對於一些像TAM(Total Addressable Market潛在市場範圍)、SAM(Serviceable Available Market可服務市場範圍)及SOM(Serviceable Obtainable Market可獲得市場範圍)的概念,通常都會變成與Founders吵架的開片位:「天啊,你從第一天開業到現在,都只是做得幾十萬生意,竟然預測兩三年之後可以做到幾十億……難道以為隨便篤幾粒數做Valuation,就可以拿一大筆錢?」不過這些傳統的投資者,就算給他們時光倒流,回到一九九九年騰訊剛成立的時候,他們也可能會有N個不投資的理由。
至於Founders常見的問題,就是對自己的親生仔過分自信,以為可以顛覆整個市場,但其實唔係。最偉大的創科企業,是那些可以創建全新Idea及新產品改變人類行為,並且有超強的執行力,但絕對是「萬中無一」,在一萬間公司只有一間;至於其餘九千九百九十九間,都是在原有市場上創新,只不過產品較其他人略有不同,可能有一點優勝的地方,但Founders就誤以為可以打低全世界,將預測Market Shares與TAM畫上等號。
投資者與初創Founders是來自兩個不同世界的人,溝通出現的最大矛盾,通常都在估計市場的角度。估計主要有Top-down及Bottom-up的方法,Founders通常喜歡用Top-down Approach,例如「中國有十四億人,六億人有需求,其中四億人有興趣買(下刪一千字)……」但這方法只適用於全新市場創建的全新服務,即是萬中無一的公司,其他九千九百九十九間就較適合用Bottom-up Approach。例如你發明一個全新的智能開關,首先要計算目前用傳統開關的數量、在不同地方使用的範圍分布、每年有多少替換、每年有多少新安裝等,再預測你可以接觸的客戶群,就可以計算出合理的Market Shares,讓潛在投資者更容易理解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