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娛樂一針 2019 年 09 月 24 日

黃庭桄

《東周網》總編輯、《東周刊》副社長、兼星島新聞集團娛樂、名人、副刊總監。傳記著作有陳方安生《盡付笑談中》、鍾鎮濤《麥當勞道》、沙士紀實《香港還有英雄》和慈善義賣的《一念天堂》、《Cash Happy Book》,哲理著作有《人生何處不Laughing》、《一百個人的遺憾故事》、《眾善孝為先》、《娛樂一針》、《Fly Me To The Moon》、《送你一對翅膀》、《潮爆神獸卡》、《曾付出幾多心跳》、《終於在眼淚中明白》等。

烏豬的微笑

洪朝豐感性,重情,筆下常寫他和媽媽的共處時光,溫馨旖旎,絮絮思念。
「我仍是那個跟着媽媽去市場買菜,媽媽放我在竹籮中,我就乖乖坐着、自得其樂的小孩。」他不時掛在嘴邊。
每次提到媽媽的往事,他都微笑。
小時候,媽媽替他取名「洪烏豬」,出世紙和身份證上都是寫這個名字。在十二歲升中學那年,他才改名叫洪朝豐。但媽媽一直都繼續叫他阿豬,從沒改口。
「媽媽叫了我這個名一世,直至她走了。」

 

 

 

 


洪媽媽病了十七年,長期臥床,不能走動,晚年的世界,都在牀上發生。後期因患上腦退化症,甚至不認得洪朝豐,說話含糊,沒有人聽得明白。
一二年九月,洪媽媽解脫了,永遠不用再受苦。當時洪朝豐撫摸着媽媽的遺體,發現她的眼角,竟閃出一滴淚光,他不禁問自己:「媽媽是為我而哭泣嗎?」
喪母這七年來,洪朝豐經常夢見亡母,都是她病重的畫面,苦海無邊,每一次他都是流着淚醒過來。
痛別離,何處覓心之出口?他選擇打坐禪修,短期出家,尋找生命真諦。一呼一吸,都好像放下了甚麼,朵朵蓮花漸從心中升起,令他明白無常,察覺生命。慢慢地,沉痛的傷口不覺間療癒了。
「娘,轉瞬之間,你離開七年了,可好?我願我以前所作的功德,以及今後所作的一切功德,全都歸於你。」
這個秋風微涼的九月,洪朝豐在亡母忌日追思懷人,沒有淚水,只有對生死釋懷的微笑,笑得仍像叫「洪烏豬」時的爛漫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