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老作有理 2019 年 09 月 30 日

林作

讀過哈羅公學、牛津、港大,是一位前大律師,可能是娛樂圈學歷最高嘅人,好認真咁滲透住濃濃嘅膠味同不可解釋嘅幽默。

香港罕見的幽默主義

第一次有人形容我的幽默感,是十七歲中學時,老師的學術報告裏寫的:Joseph has a dry sense of humour。
甚麼意思?維基的解釋是:the lack of or no emotion, commonly as a form of comedic delivery to contrast with the ridiculousness of the subject matter. The delivery is meant to be blunt, ironic, laconic, or apparently unintentional. 意思大概就是沒有情感的表達,和講述的事情的荒謬性形成對比,講述的方式是諷刺的、坦率的、簡潔的,或好像不是故意的。
這種風格,在香港很少見。陶傑曾經對我說過,在香港必須「畫公仔畫出腸」。畫不出,沒人懂之餘還會被誤會。西方來說,卻經常出現這種dry sense of humour。實際上,當時我的老師如此評價我,就是因為他不常看到這種華人學生。類似的曾經有朋友告訴我,說以她的觀察我很難和當時的女友長久下去,也建議我要找一個和我有類似幽默感的人。當時的女友是一個比較本地文化的人。
我是這麼看的。我的偶像之一,英國搞笑演員、作家Stephen Fry對着鄧永鏘爵士說過,他不相信很多幽默感,會因為語言不同而失傳。他認為語言的翻譯、傳達方式可能不同,但人類接受笑點的方式不會完全不相通。我認為如果是在一個真正自由開放的社會,很多看似不怎麼好笑的事情,都可以充滿幽默感。

我的偶像之一,英國搞笑演員、作家Stephen Fry(左一)對着鄧永鏘爵士說過,他不相信很多幽默感,會因為語言不同而失傳,語重心長。

 


如果要問我的另一個偶像,棟篤笑表演家兼搞笑演員Ricky Gervais,最好笑的笑話是甚麼?我會毫無疑問地告訴你:What did the blind deaf orphan kid get for Christmas? Cancer. 一個又盲又聾的孤兒在聖誕節獲得了甚麼?癌症。聽上去很糟糕,對吧?怎麼會有人笑這種東西?這太冷血了吧?可是他的表達方式,真的讓我當時笑死,也確實是他作為全英頭號棟篤笑人物的其中一個代表作笑話。
這裏的問題是,笑話的話題和笑話針對的目標。雖然這個孤兒是話題,但這個笑話根本沒有針對他甚麼。沒有歧視,沒有不尊重,就只是拿他做話題了,沒有說要把他怎樣。但香港人就是要覺得是冒犯了孤兒。
我多年來一直奉行着這種幽默主義。舉個例子,我最近和媽媽去了一個飯局。媽媽熱愛社交,我卻頗為討厭。她主動介紹我給一位auntie認識,然後說到:「這是我兒子。他經常闖大禍的,請看住他!」然後,我站起來,無比謙虛謹慎地握過auntie的手,說:「是的,我剛剛開車撞死了人。」
我媽:「x)&@$)&&!"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