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老作有理 2019 年 09 月 23 日

林作

讀過哈羅公學、牛津、港大,是一位前大律師,可能是娛樂圈學歷最高嘅人,好認真咁滲透住濃濃嘅膠味同不可解釋嘅幽默。

如何脫離自己世界觀的局限

本人沒有意願談論政治,更不想再在滿天遍佈的政論中添加甚麼聲音。我在大學副修哲學,只想從一個社交媒體和WhatsApp使用者的身份,表達兩個從比較抽離的角度看目前社會的觀點。
第一,身邊當然是年輕人居多,而近日許多的他們,漸漸地表達出一種「你怎麼可能不是和我一樣的看法」的論調。他們認為,你不可能在看着目前新聞的情況下,不表達出和他們一樣的憤慨。你不可能這個時候還是「睇你點睇」、「能夠明白,表示同情」、甚至有許多朋友認為還維持在「和理非」已經是一個冷血的態度。
就這點,我有兩個強烈看法。首先就像近日陶傑和其他主持在《光明頂》裏面分享到的,現在的人,由於慣於使用社交媒體,而後者其實使用許多的大數據分析,不斷地將你視為理所當然的東西再輸送給你。其實,你一直接受的是自己那一套的看法和同聲同氣的分享。實際上,社交媒體是會更極端化你的立場,給你看比起你本來想的更偏激的東西。留意,這裏我絕對沒有意思說我的朋友是笨蛋。實際上,我會看到這麼多這些內容,也是我的社交媒體帳戶分析我後,輸送給我的。我只是想說,持相反立場的人,他們反過來,每天是接受着很多不同信息的洗腦。

我同意很多網民謾罵只懂說:香港加油的人是偽人。我只想跟香港人說一句:千萬不要忘記叫喊香港自主的同時,自己忘了自主。

 


另外,一點我想回應的,是一些網民、朋友的反應,顯示出一種無法脫離自己的世界感觀的局限感。我看到一些言論,好像是我們活在了納粹德國裏。好像我們活在有蓋世太保、secret police state裏面。今年我學會了,在香港不好好戴頭盔,是會出事的。我戴:我沒有要為警察說甚麼。只是一些少數人的反應,似乎顯示他們沒有對人類歷史上的一些重大社會災難有過了解。一些人的感受,好像覺得現在有一千多位示威者被關入了集中營、每位市民只要被查出有反送中基因,就會好像被定性為猶太人而財產被充公,然後被擄走。只要這個情況發生,那麼放心,李嘉誠都會跟我一齊,上街抗爭,我會包庇所有抗爭者在我家匿藏,我甚至會盡一切所能買槍買炮,對付納粹德國,對抗希特拉。即使是雞蛋高牆,我也在所不惜。
至於我另外一點想說的,是為身邊很多朋友的心情沉重打打氣。無論社會情況如何、個人情況如何,一個人的心境,全部由那個人本身自己定奪。如果你受外間環境影響,那麼,其實你永遠不會獲得一種平靜。沒錯,我說的不是快樂,而是古希臘哲學派系Stoicism所追求的目標。隨着社會、自身條件的變化而心情隨之而變的人,永遠不是自由的。只有由自己的mind決定自己的情緒,這才是人生之道。
一切的經歷,都是能被我們用來成為更好的人、更好的香港人。我同意很多網民謾罵只懂說:香港加油的人是偽人。我只想跟香港人說一句:千萬不要忘記叫喊香港自主的同時,自己忘了自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