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書寫人生 2019 年 09 月 13 日

蔡子強

時事評論員。寫了半生政治評論,自從某一個晚上開始,忽然領悟到人生應該還有一片更大的天空。

罷課的幾點觀察

上星期開學,碰上學生發動罷課,作為老師的大都靜觀其變。
首先是周一在中大舉行的罷課集會。五年前,佔領運動前夕,同樣在中大舉行「九二二罷課」集會,當時也是逼爆百萬大道,事後主辦單位學聯宣布有一萬三千人出席;五年後,今次逆權運動,情況也是逼爆百萬大道,且該稍稍比上次多人,但主辦單位卻宣稱有三萬人出席。本來已經逼爆的百萬大道,是否可以容納多一倍人,我實在存疑。
之後,便進入罷課戲肉。這個學期,我有兩門課,結果第一個禮拜,分別有九成及八成同學出席,事後跟其他系內系外同事打聽過,發現情況大致相若,除了周一罷課集會期間出席率較低,似乎罷課的響應並不真的很熱烈。五年前,我的課堂大概走了一半人以上,情況要大概過了大半個月後才恢復。
為何今次運動比五年前更大規模,但至少在我任教的大學(反而中學層面迴響更大),罷課響應卻有所不及呢?
我可以想出的原因大概有三個。

 

 


首先,學生會揀在開學首個禮拜啟動罷課,其實並不明智,要知道,無論幾喜歡走堂的同學,通常在第一堂都會上堂,因為要看看老師授課方式和評核要求等,例如課程是否充實、講書是否有趣、功課多不多、會不會隔個星期就quiz等,才決定自己是否add/drop。因此揀在首個禮拜罷課,同學本來就難響應。相反,五年前,罷課是揀在第四個星期才啟動的。
第二,學聯分崩離析,如今學生組織的組織能力已經大不如前。五年前,主辦者已經識得強調「罷課不罷學」,在罷課同時,亦搞了近百個「公民講堂」,由不同院校學者充當客席講師,教授不同課題,陣容鼎盛,同學即使不上課,也有講座可去,也有嘢可學。但今次類似的「公民講堂」卻寥寥可數(甚至只是教授防身術),減低學生罷課的理由。
最後,運動已經過了三個月,曠日持久,氣勢漸漸有所消退。五年前,罷課卻正值運動方興未艾時。
且看看進入第二個禮拜,情況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