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老總手記 2019 年 09 月 10 日

關慧玲

《東周刊》社長兼總編輯。

港鐵前線慘遭針對

朋友傳來港鐵行政總裁金澤培在一個聚會上的發言,道盡港鐵前線近期所受的針對。他在台上對一眾港鐵同事說,最痛心是有人向港鐵職員發晦氣,侮辱他們,「係幾個鐘頭唔停,嚟完一次又一次。」他說幾年前自己都試過類似經驗,當時面對過百群眾,被鬧足一個小時。
「佢哋唔係嚟講道理,係嚟鬧你,係用粗口問候晒成屋企人。我有同阿媽講,實在好少咁多人嚟問候你。」金澤培話當時連祖宗十八代都受牽連,下一代亦被詛咒,真係好難受,「我唔要我啲同事面對呢啲侮辱!」說到此句他忍不住哽咽,可想而知近期港鐵承受壓力有多大。
究竟為何要發狂破壞港鐵?更要針對無辜的前線職員?關不關站,開不開車,其實他們不過是執行管理層決策,圍攻他們至非法禁錮他們,根本是錯晒焦點。
接觸到一名入職超過十五年的港鐵車站站長。佢話就算在繁忙時段站內一般只有五、六名職員,要兼顧大堂協助乘客,和在月台協助列車上落客。最近入夜後很多黑衣口罩人衝入站跳閘搭車,由於他們大都是三五成群,而且通常都是快閃,佢哋又只得幾個人,難以執行附例。

 

 


過去幾星期情況愈來愈惡劣,他們在站內大肆破壞,其他乘客被嚇怕,都避開他們,有些乘客不值他們所為出言阻止,即被他們團團圍着,慢慢的也就愈少人出聲了。這班黑衣人也是睇住嚟打,如果人少,警察趕到時會快閃離開,但如果人多就會與警察對峙,也有支持者在旁叫囂。
職員本就手無寸鐵,不會有能力處理,只好叫同事避入安全地方或留在車站控制室內,等警察來,所以在鏡頭下的黑衣人好似入了無人之境,肆意破壞都無人阻止,站長話事後看到一片狼藉,內心很不好受,而維修部又要通宵辛苦,希望唔好影響翌日返工的大眾。
他說,太古站和葵芳站有些同事曾被示威者圍着唔畀走,由晚上八九點轟炸至翌日凌晨四五點。聽說有些所謂街坊,在太古站和葵芳站都有出現,而且通常都是最大聲那幾個。上星期,又有一位不是當更的站長路過寶林站時,被一些蒙面人認出,即被他們圍攻,最後更被推倒在地,好在警察趕到,才把他救出來。
大多數人去到這一刻,仍然是選擇沉默。其實破壞港鐵這集體運輸交通工具,累及的是趕返工的一般民眾;再者示威者現在做的,例如在路上灑滿洗潔精、弄污牆壁,只苦了維修人員和清潔工人,至於在路軌上堆雜物意圖令列車出軌等高危動作,他們有沒有細想,他們的親人、朋友,也有機會在那列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