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娛樂追擊 2019 年 09 月 12 日

蔡一傑的Lonely Life

蔡一傑就是草蜢的三份之一。
這是絕大部份香港人的認知。
他們三十四年前入行時,還在讀小學的我,總認為草蜢真的是三位一體的,做甚麼也是三個一齊。現實生活中,當然不會如此。
「其實我最喜歡的,是一個人獨處的生活。」
自稱獨行俠,常常一個人去旅行,也會一個人落club跳舞。
更是一直在等待一個,可以自己獨自做主角的機會。
「五十二歲,終於第一次開個人音樂會了,所有聚光燈,都是集中在我身上,音樂會應該不會請嘉賓。」
難得有一次真正的個人音樂會,當然是要自己做主角。
「這個舞台上的喜怒哀樂,都是我一個人的。」
喜歡Lonely的人,開一個Lonely的演唱會,我還以為這已是Lonely的極限,但原來真正的蔡一傑,其實更「宅」也更「毒」。
「網上有篇文,話一個人做最『毒』的事,可以分成十級,其實那十件事,對我來說都只不過是尋常事,我全部都一個人做過晒!」
難怪,我人生第一次聽草蜢的歌,就是〈Lonely〉。

 

 

 

 

這是最好的時光

曾經,草蜢舉行過不知多少場,震撼觀眾、跳到核爆的演唱會。
蔡一傑為甚麼會選擇現在這個時間,去舉行個人音樂會呢?
「其實不是突然的,這是一個人的音樂會,早在兩年前開始孕育,近日就派了〈獨行派對〉這隻歌,就是講單身的人,其實都可以開派對!我過去這麼多年,很多演唱會都是為了其他人開的,當然也有是自己的,但真正一個人,就只得這次,人一世物一世,點都要試吓。」
講到音樂會,蔡一傑確實是十分興奮,這對一個早就開過不知多少場紅館的人來說,其實也算新鮮。
「明年就入行三十五年,在三十四年結束前,搞這個只屬於我自己的演唱會,這次是真真正正為了我自己,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在這三十多年中,人成熟了很多,以前出台會緊張,現在很淡定了,遇上任何突發都駕馭到。所以我說,現在的時機是剛剛好,沒有遲、沒有早。自己過了一些年、月、日,學習了很多不同的事,吸收了很多不同的養份,孕育出現在唱不同歌的味道,這是歲月留下的,不能趕,不能強求。」
蔡一傑曾經到外國學聲樂,即場示範唱男高音,在音樂會中,會唱出不同女歌星的歌曲,當中更有梅艷芳的歌。
「師傅的歌,當然一定會有,冇理由沒有她的歌。她是女歌手中的表表者,但我最大的問題,是每次唱她的歌,我就一定會喊!會回想以前的日子,一齊玩、一齊食、一起講登台,經歷的事情。」
蔡一傑說,每當想起她,都會跌入一個感情的旋渦,恐怕會傷心到嚎哭。
「到時盡力忍着不要哭得太利害!」

蔡一傑心中,梅姐是一個大家姐,有大將之風!但其實她也是一個小妹妹。「講真正年紀,她其實只是大我三年,以前我哋齊齊玩、食、傾,就似是一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