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19 年 09 月 08 日

最狂「文宣機器」 連登谷中小學生做「死士」

大批市民在剛過去的周末及周日,響應「網民」呼籲,打着要求政府回應「五大訴求」口號,即使未有獲得「不反對通知書」,繼續以各種理由上街非法集結,激進示威者針對香港的陸空交通命脈,在港九多區、多個港鐵站、機場及機鐵沿線地點,惡意破壞公共設施、四處縱火、並投擲約一百個汽油彈。
政府未能適時平息社會動盪,激進示威者變得愈來愈癲狂,暴力行為無底線地升級,人數亦不斷增加,更嚴重是已有愈來愈多心智未成熟青少年被「洗腦」加入暴動行列。
本刊獨家專訪其中一名年僅十一歲、剛升小六的勇武示威者,他在示威現場手執鐵鏈,向本刊承認隱瞞父母上街,曾參與西環、旺角、觀塘等示威衝擊行動,聲言「打過好多場!」
面對警方改變策略,加強拘捕行動,截至本周一已拘捕一千一百多人,但激進示威者及幕後黑手,亦同步組織第二梯隊勇武接棒做「死士」,透過最狂社交平台連登,展開大規模文宣洗腦行動,煽動全港大罷課,目標直指中小學生。

十一歲的阿天早前在觀塘拿着一支棍,與一班勇武在馬路上等候行動,後來他在路邊拆了一條生鏽鐵鏈作武器。

 

「睇新聞見到出面(示威遊行)情況,好想出去幫手,但無同學肯陪我,便自己一個人出去。西環、銅鑼灣、金鐘、旺角都有去,打過好多場,仲結識了一班十四、五歲的哥哥姐姐,每次出動大家都會互相照應。」暑假後升讀小六的阿天(化名),在八月二十四日的觀塘遊行中,戴着N95口罩和普通眼罩,拿着一支棍與一班勇武走出馬路佔路及等候行動。
阿天接受本刊記者訪問,卻拒絕透露家庭背景及所屬學校,因為他每次都是瞞着父母出動。問他負責勇武哪個崗位?一臉稚氣的他說:「我年紀小,哥哥姐姐都叫我不要企到最前,主要在他們後面做防守。」
訪問期間,阿天跟隨同伴在路邊拆了一條生鏽鐵鏈作武器。未幾當他看到防暴警在遠處出現,即緊握棍子和鐵鏈,跟記者道別,與幾位同樣未成年的勇武向前衝,似有所行動。
翌日荃灣又有示威衝擊,警方在楊屋道拘捕一名十二歲男童,成為反修例風暴中年紀最細的被捕人士,當時他身上有一支五呎長的鐵枝、噴漆和頭盔、防毒面罩等防護裝備。

 

 

警方周一早上在九龍城喇沙書院門外,向多名聚集校門外人士逐一查問。

 

法庭保護令禁三童上街

兩日後,大批示威者圍堵深水埗警署,用雷射筆照射警署外牆、叫囂甚至投擲磚頭等。警方雖曾九度發警告,舉藍旗呼籲人群離去,但眾人未有理會。最後警方出動驅散人群並拘捕十八人,當中再有兩女一男是年僅十三至十五歲的中學生。警方在十三歲女童身上搜出觀星筆和口罩;十五歲女童身上搜出雷射筆和面罩;同樣十五歲的男童則戴着口罩。
警方上周六將三名被捕少年押到九龍城少年法庭,向法院申請保護令。據了解,辯方一度反對將三人判入住兒童院的命令,表示其中十五歲男童當晚在深水埗港鐵站附近參與烏克蘭抗爭紀錄片放映會,只是路經案發現場回家途中被捕。
但裁判法官杜浩質疑,「YouTube大把片有得睇,唔好同我講青少年唔會上網搵片睇」,他更質問男童為何一定要途經案發現場回家?要求警方進一步調查男童的手機,考慮會否作出刑事起訴。
至於另外兩名女童雖然願意遵守宵禁令,家人亦承諾會盡力看管女兒,希望法庭允許兩人回家,但同樣遭杜官反對。杜指警方清場時曾舉藍旗及作出警告,兩人也沒有離開現場,認為她們不清楚「乜嘢係對自己最安全同危險」;加上二人父母不知她們出現在案發現場,質疑親子溝通有問題。

剛過去的周末及周日,示威者至少投擲約百個汽油彈,又在灣仔當街縱火,火焰足有三米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