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19 年 09 月 06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血海深仇

「血海深仇」這詞很戲劇化,很古代,通常會在武俠小說或歷史故事裏見到。故事裏某個人物被奸人陷害,全家人慘死之餘,身家、事業和名譽盡毁,於是矢志報復,誓要仇人血債血償。
慘到這個程度,仇恨或報復之心是可以理解。但別以為這種仇恨只存在於小說或幻想世界,今時今日的文明香港,也有為數極多的人懷着同樣的報復心態。反修例的暴徒因為受到警方的鎮壓,對警察生出更惡毒的仇恨,因為武俠小說的人物即使報復也只會針對仇人本身,很少會殺死仇人的全家,但香港的暴徒卻聲言要「黑警死全家」,子女夭折。他們並不止於口頭詛咒,還有實際行動,圍堵警察宿舍,並往裏面投擲磚頭和汽油彈。他們可說「文韜武略」,除了用上殺傷力愈來愈高的武器,還在網上對警員的子女進行欺凌,發起很大的「起底」行動,傳播警員及家人的個人資料。

 

 


這種仇恨,極其不合乎比例(disproportionate)。在多場鎮壓行動中,警方從未用過致命武器,至今為止也沒有任何人喪生,如此血海深仇從何而來?某些警員在衝突中容或使用過度暴力,但只是個別情況,國際間的媒體眼見暴徒愈來愈猖狂的行為,也沒有再指責香港的警察了。有常識和良心的人都知道,這種針對警察、政府機關、公物的嚴重破壞和攻擊,在任何一個西方民主國家也會引發強力十倍的鎮壓。從電台的現場片段所見,針對警方的暴力指控有很大程度的誇大和偏頗。女示威者眼睛受傷一案,當事人至今未報警,但傳媒和社會已進行了公審,為仇警情緒加柴添火。
我的理論是,這種不合比例的仇警情緒,是一個深層問題的表象。「反送中」運動已經變質,而爭取撤回逃犯條例的「和理非派」已被一股更大的力量所騎劫。有沒有留意,暴徒從來沒有圍擊禮賓府或律政司官邸?所謂「冤有頭債有主」,警察只是執行政府命令的部隊,為何不去攻擊條例的始作俑者?原因是攻擊警察,令警察擔心自身和家人的安全,可以驅使警方加大鎮壓的力度,雙方的暴力因而進一步升級,終於達致一次全港性的大暴亂。到時無論結果是武警入城還是實施戒嚴,香港的經濟將會真的「壽終正寢」,一國兩制宣告徹底失敗。今天的中國樹大招風,世界上樂見這個局面的,大有人在。在香港也有不少—去美國諂媚游說的、把國旗拋下海的、抗爭時揮舞美國和英國旗的,都歸這類。
由是觀之,最近政府提出《緊急情況規例條例》之議,實在有需要小心辯證,不可輕率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