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19 年 08 月 30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可否多走一步?

上月底,特首在禮賓府宴請一眾本地及外國商會的代表,說是徵詢商界關於她正着手撰寫的二○二○年度施政報告,是她「閉關」多時之後首次與商界會面。她說了一番關於當前局勢,但沒帶多少驚喜的話。出乎意料,她當天顯得神態自若,滿臉笑容,反而台下的嘉賓卻臉色凝重,對面前危機的關注,遠高於施政報告。
席間,特首巡迴在每桌坐下約十分鐘,與客人直接交流。在我那桌的一名外國商會主席,語調頗不客氣地問政府究竟有何方案拆解這困局,會不會成立獨立委員會。她給了一個很官方的答案,但值得注意的是,她主動提及二○一一年倫敦暴動後,市政府成立了一個非法定的檢討會議,探究暴動的前因後果。委員會由民間人士組成,有別於根據法例成立而享有司法權力的調查委員會。當我追問她會否承諾成立類似的委員會時,她說:「Raymond,你也曾在政府工作,應該明白我們不是絕對自由的。」

 

 


究竟她是指政府內部(警方)的抗拒,還是來自上大人的壓力,她再沒解說下去。唯一清晰的是,既然連非法定的委員會也不行,就遑論根據香港法例第八十六條成立的獨立委員會了。但觀乎種種迹象,政府已較願意與市民直接溝通,如警方的定期記者招待會,對釋除市民對警方行動的疑慮和誤解幫助很大。剛宣布的所謂「貫通平台」,是向前再走一小步,但這平台究竟可談甚麼,不可談甚麼,由誰主持,都未有任何公布。
這平台首先要談的是「五大訴求」,因為它是那道架在政府與抗爭人士之間的鴻溝。抗爭的人說缺一不可,政府則說沒一條可行。真的沒餘地嗎?其實五大訴求中,有兩條可以輕易辦到,而且沒甚麼代價,就只在政府的一念之間。第一,我們要明白,絕大部分抗爭人士並非暴民,一心只反對逃犯條例,所以政府只需清清楚楚說撤回,不再用那些迂迴的四字成語,我相信之前上街的二百萬人中,大部分會「收貨」。當然,暴力分子不會善罷,但這樣做足以削弱這場群眾運動的底氣,輿論亦有望逆轉。特首始終不肯說「撤回」是礙於自尊還是另有苦衷,不得而知,但外交部也說條例完全是特區自己的事,而這條例對中央的重要性也遠不及已撤回的國家安全法,所以很難想像是中央的問題。
另一條是暴動的定性。其實政府或警方並無需要把六月十二日或以後的騷亂定性為暴動,才可以展開往後的檢控工作。政府大可講清楚,不對任何事件作概括的定性,但不排除以暴動罪檢控個別被捕人士。一切交由具公信力的法庭作個最後裁決好了,何須今天鬧得面紅耳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