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19 年 09 月 01 日

公營機構「自動繳械」政策官員管治意識差 香港綱紀廢弛 中央震怒

雖然特首林鄭月娥表示構建「對話平台」解開社會困局,可是超過兩個多月的暴力示威,完全沒有平息迹象。剛過去的周六及周日,激進示威者在觀塘及荃灣一帶肆意違法,縱火、狂掟汽油彈、無差別襲警、濫用私刑等,將香港推向極為危險的邊緣。
綜觀這場反修例風暴發展至今,政府一直處於放軟手腳狀態,而一些由政府作為大股東或監管的公營機構,面對暴徒衝擊一樣沒有妥善處理。應付風暴的壓力,完全落到警隊身上,形同孤軍作戰。
當中最為人詬病的是管理香港國際機場的機管局,危機開始有法不執,令機場變成示威者肆意作惡的大本營,損害尤其嚴重。其次是管理最大集體運輸系統的港鐵,多次特設列車接載在社區大肆破壞後的激進示威者離開,招致內地媒體大力批評。
今次政治風暴,不少警務人員和其家人在網上被起底,遭受死亡恐嚇,私隱專員公署卻恍如隱形,除了專員黃繼兒玩低調,署內人員更發公開信,不滿要特別處理相關投訴,變相縱容社會的仇警情緒不斷發酵。

八月十三日有大批示威者在機場進行非法集結,機管局疑未有妥善處理問題,致激進示威者有機可乘,將機場運作癱瘓。

 

激進示威者多次強行打開閘機,方便讓同行「兄弟」搭車逃走。

 


有熟悉北京想法的人向本刊透露,整個特區政府已去到綱紀廢弛的邊緣,中央大為震怒,「政府是個龐大的權力機構,但全部不出來打仗,變成戰鬥力極低的兵團。究竟有關政策局的官員,有否責成或監督這些機構做事?還是這些政策局官員缺乏正確管治意識,任由機構『自動繳械』,有法不執都不理?」

網民在剛過去的周六、日,發起「觀塘遊行」及「荃葵青遊行」,勇武示威者根本志不在此,一開始便偏離路線四出破壞,主動挑機跟警察對戰,周六一役雙方由觀塘戰到深水埗,期間有勇武派公然圍毆速龍小隊成員,以及毀壞二十支智慧燈柱。
至於荃灣一役,則由日打到夜,最後在深水埗、尖沙咀及紅隧進行快閃破壞。警方水炮車首次出動,一度驅散示威者,但勇武派流散繼續四處縱火,向警察擲磚頭及汽油彈,還惡意刑毀多間商舖及襲擊警車。六名警務人員最後要拔出手槍,其中一名警員並向天鳴槍一響壓止暴行。
歷時已超過兩個多月的暴力示威,激進示威者違法及暴力行為無底線升級,將香港推向極危險的邊緣。

港鐵被批評多次特設專車接走示威者,間接令暴力事件蔓延。

 

六名警務人員周日在荃灣被大批示威者瘋狂追打期間,先後拔搶及向天鳴槍一響,制止暴行。

 

經濟命脈受重創

有了解北京想法的人分析,特區政府本來是個好龐大的管治機器,於此危急之時,卻發揮不了作用,好多由政府做大股東或監管的獨立公營機構不想火燒身,一樣放軟手腳不幫手打仗,應付風暴的壓力,完全落在警隊身上。
其中最為人詬病的,是管理香港國際機場的機管局,兩次任由示威者癱瘓運作,處理反應緩慢,令這個香港經濟命脈受重創,有指損失逾百億元。
事實上大批示威者兩度非法集結並非偶發事件,而是早早在網上已作出呼籲。從網上流出兩張涉及機管局員工及其他人士的社交群組對話截圖中已看出,有機管局人員涉向示威者洩露機場運作及保安情況,更形容在機場示威「比市區安全」,甚至說「只要人多夠癱瘓機場」。
這些截圖揭露機管局內部一直錯判對在機場舉行的示威活動的風險,直至截圖流出,他們才急急解僱兩名疑涉其中的員工。
在八月十三日的非法集結,示威者肆意衝擊離境大堂、堵塞登機櫃位及出境通道,大批旅客無法離境,到處都見旅客和示威者對罵。該知情人士透露,那天機管局機場運行執行總監吳自淇親自在場監督。有示威者開始堵塞通道時,警方已主動向機管局查詢是否需要介入,卻被拒。
知情人士續說:「機管局當天只在下午四時四十二分及五時○六分,兩次向在場示威者作出口頭警告,不要干擾機場運作及阻礙旅客。惟完全起不到作用。大約六時許,再派職員向其中一名示威者發出一封警告信。試問機管局憑甚麼理據,覺得向一名示威者發警告信會有用呢?」

有激進示威者躲在暗角投擲汽油彈,突襲防暴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