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只能回味 2019 年 08 月 21 日

梁家權

資深新聞工作者。飲食文化著作有《尋找失落的菠蘿油》、《沒有粉絲的碗仔翅》、《食蛋撻的路線圖》、《麥芽糖的黐纏往事》、《苦路救星陳皮梅》、《當油炸鬼變成老油條》、《天橋底的牛丸》。

餘生不吃和味龍

中山一家食肆發現水盆中養着幾十隻水曱甴,拿着手機捕捉這些活物的形態。「見過,亦都食過。」老闆以為有個大鄉里,我立即澄清活的第一次親眼看見。
小時候父親從旺角上海街奶路臣街附近一家士多之類的店子買了一小袋零食,說是「和味龍」,大概不足十隻。怎樣吃?背上兩扇硬殼,主要是吃腹部,說吃不太準確,其實是咀嚼一番,然後將渣吐出來。味道呢?記憶有點模糊,依稀印象似五香味,味道應該不差,否則不會每次買回來都吃。
細路仔為食,就甚麼都放得入口,但不知是士多執笠還是太貴,記不起在何時開始沒再買了。後來聽人說這叫龍虱,又叫水曱甴,說實話暗地裏打了一個冷震,如果第一次吃之前知道這個名堂,打死也不會塞入口!和味龍和水曱甴,食龍肉和食曱甴,字義和感覺上簡直一個天一個地。

 

 


又後來,聽了些說法,自己上網查資料,都指龍虱對細路仔遺尿和疳積有療效,疳積即是皮黃骨瘦。希望不是全因瞓覺賴尿吧,或許因為自小是瘦骨仙,父母親大人想我吃和味龍肥得似番一個人。
再後來,浮沉飲食文字的浩瀚大海,在公在私,雖然對某些古靈精怪食物依然不吃,但仍會有一份好奇心去認識,最低限度要看一眼。我想,對生命對做事,總應有一份熱誠,否則甚至做人都沒有心機了。寫專欄沒有一腔熱誠,如何下筆,更如何一寫經年。
說回和味龍。差不多十年前,看見別人吃桂花蟬,才忽然想起和味龍,走過大街小巷都會有意識地留意有沒有這被遺忘的小吃,可是從不曾出現在燈火闌珊處,所以月前在中山不期而遇,十分興奮。
活龍虱當然不能即時炮製出當年所有的腌製風味,當地人說可有三種吃法,一是先灼後蒸,灼是放尿排便後用油鹽香料醃片刻後隔水蒸熟;二是先灼後炸,炸好撒上花椒鹽添上香辣麻的口感;三是先灼後炒。據說,炸與炒都是下酒恩物。
「有益呀,滋陰補腎,老人多夜尿亦掂呀!」店家最後那一句,真不入耳。我告訴自己,此生不會再吃和味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