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新聞專題 2019 年 08 月 18 日

買藥材「豪送」禮 蠱惑藥房新招劏客

無良藥房透過混淆斤、両、錢單位,逼客購買天價藥材的新聞時有聽聞,近期這類劏客招又再推陳出新,只要顧客進店購買任何貨品,蠱惑店員聲稱只要選購指定參茸藥材,便豪送他們原本購買的貨品,吸引顧客以為有着數,直至付款才發現被劏一頸血。

本刊追查發現,旺角一間蠱惑藥房今年初才被海關踢爆劏客兼拘捕兩名店員助查,事隔不足四個月,同一店舖又重施故伎,涉誘使一名前往買奶粉的女顧客,以高出市面十六倍價錢選購花旗參。

有執業律師指,雖然《商品說明條例》可約束不良銷售的商店,但要直接控告藥房東主串謀犯事仍有難度;加上不少被投訴藥房會極速換人或改招牌,令舉證難度更高。

蠱惑藥房聲稱推出優惠,若加碼買指定藥材,即可送顧客原本選購貨品,成功吸引不少貪小便宜的顧客。

鄭太今年六月受朋友所託,在旺角一間藥房購買兩罐奶粉,自己亦順便買一盒益生菌,總值九百一十八元,沒料因此墮入掠水局。她說:「準備付款時,店員說若買九百八十元花旗參,剛才選購的奶粉及益生菌便可免費送。其他店員附和說非常抵,其中一人立即拿出花旗參,問我是否要一斤?見咁着數,加上見花旗參幾靚,罐上寫着九百八十元,便要了一斤,店員即時將花旗參切片,同時又游說我另購珍珠草。」

沒料鄭太刷卡付款後,發現單計花旗參已簽了一萬五千多元,頓覺晴天霹靂,始知花旗參標價九百八十元是按両計,而不是斤,即比一般市價貴了十六倍。而珍珠草更離譜,標價一百六十元,鄭太買四両,以為四十元,原來是每錢計,被刷卡刷了六千四百元。

「當我發覺唔妥,店員已將花旗參切片,珍珠草亦已磨粉,跟店員說買不起,對方反駁好難退錢,最多打個九折。」事後鄭太回想整件事,認為店員銷售手法似一唱一和做戲,遂向油尖旺區議員李思敏投訴。

李思敏說,留意到近期多了市民中招,誤到蠱惑藥房購物,她提議政府應加強提醒市民留意藥房銷售手法,並加強掃蕩檢控,長遠應考慮推出優質銷售認證計劃。

鄭太以天價買下花旗參及珍珠草,最後店員表示可以「打折」,最終埋單亦要一萬九千多元,事後令她連日難眠。

 

花旗參珍珠草高危

有藥房業內人士表示,有別其他燕窩海味,花旗參和珍珠草等藥材不但以斤、両、錢單位按重量出售,並可以合理地在客人面前切片或磨粉方便食用,因此花旗參、珍珠草很容易成為無良商人用作劏客的貨品。

該名藥房業內人士續說:「很多無良藥房不斷用旁門左道搵錢,他們知道以往傳統『斤變両、両變錢』的手法很多人已警覺,遂變招搞購物豪送禮物,當客人買任何貨品,只要跟客人說若買指定藥材就可免費送出原先所購的貨品,表面十分優惠,實際是利用客人貪小便宜心理,氹客人買指定藥材來掠水。」

翻查資料,鄭太誤買貴價藥材的藥房,原來今年初曾涉嫌以同樣手法,以貴十倍價錢售賣中藥給遊客。當時店員涉向受害遊客聲稱,一千六百八十元可以買到中藥材,但沒有說明計算單位,在遊客購買一両後才告知,中藥材是按每錢計算,索價一萬六千八百元。該遊客付款後即向海關投訴,海關在二月初上門拘捕兩名職員。

本刊聯絡該藥房,一名自稱是經理的黃先生承認,該店曾早前被海關調查,涉案兩名店員,其中一人已離職,另一人仍有上班,但未知他們有沒有被檢控。黃先生表示,店內裝有藥材的罐上,均標有計算單位。

藥材罐上雖寫有售價單位,但字體相對細小,顧客需十分留神才能看到。

根據海關數字,由一六年至今年六月,共成功檢控十三宗涉及藥房以「計價單位誤導」個案。海關發言人表示,如商戶未能就產品向消費者提供充分的重要資料,足以讓消費者作出有根據的交易決定,可能會觸犯《商品說明條例》中的誤導性遺漏罪行;若上述罪行是在有關董事、合夥人等人士的同意、縱容或疏忽下觸犯,有關人士亦屬犯法,一經定罪,最高可被判罰款五十萬元及監禁五年。

不過,一名執業律師說:「這類藥房很蠱惑,會在藥材附近以細字標有單位,要舉證銷售過程中涉虛假說明很困難;要舉證不在場的股東或董事等人有串謀或教唆更難上加難。」消委會亦回覆本刊稱,部分蠱惑藥房雖名稱不同,但翻查商業登記和公司註冊,可見其董事均為同一人;亦有藥店在被投訴後一、兩日內,即以另一個店名於原址重新開店,令這類不良銷售手法難以杜絕。

今年二月,相關藥房疑以類似手法劏客,被海關上門拘捕兩名涉事店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