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凝仁遊訪 2019 年 08 月 15 日

陳英凝

陳英凝醫生,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教授兼助理院長、賽馬會公共衞生及基層醫療學院全球衞生與人道醫學學部主管;遊訪全球衞生不同角落,分享人道小故事。

天葬師

「他是天葬師,不定期在這裏留宿。」戶主說着跟坐在門後臉圓、皮膚黝黑、體型魁梧、身穿深紅僧侶衣服的男子雙手合十打招呼。「天葬」是藏民傳統的葬俗,天葬師會把屍體處理過後餵鷲鷹,寓意鷲鷹把死者帶到天上。在藏區裏,天葬師雖然得到尊重卻又被敬而遠之,保守者甚至會拒絕共處一室。那初冬寒夜,在近五千呎的高原上,那唯一的戶主把我們小組和天葬師都收留在他屋簷下。

晚上,戶主準備了酥油茶,糌粑和風乾肉。大夥兒圍在掛滿了藏族傳統紅、藍、綠、紫色調的壁畫、門簾和地毯的房中談天說地。天葬師整夜不發一言,只坐在一旁自顧自吃。當我順手替他倒酥油茶時,他顯得不知所措,站了起來不停地點頭鞠躬。入夜後,我們跟戶主一家都睡在暖炕旁,只有天葬師獨自睡在犛牛柵側沒有暖炕的小屋。

「睡着沒有?不如一起上廁所!」深夜時李護士長靜悄悄地問。我服食了防高山症藥後上廁所的意欲愈夜愈強。既然有伴,我倆便急忙走到屋後近山崖去順應自然呼喚。但走近山崖,電筒竟照到十多頭野生藏獒,在五十米下的山坡正張牙低哮,還準備奔跑上來!我倆當場嚇呆,此時天葬師突然出現,只見他緩緩地步向那群藏獒,擋在我們和惡犬群之間。說也奇怪,惡犬一見天葬師便忽然靜了下來,還相繼低頭垂尾離開。

「放心,不會回來了。」天葬師說罷,手指一指向天上便回石屋去。而我們抬頭望天,方發現那繁星燦爛的夜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