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老作有理 2019 年 08 月 16 日

林作

讀過哈羅公學、牛津、港大,是一位前大律師,可能是娛樂圈學歷最高嘅人,好認真咁滲透住濃濃嘅膠味同不可解釋嘅幽默。

不靠準備的人生哲學

我正從北京回香港的路上,剛剛完成了內地愛奇藝綜藝節目《奇葩說》的最新一輪選拔賽。在這裏,我想紀錄一下這次的體會。每一輪的比賽很簡單,八位參賽者一齊比賽,分兩隊,然後自由辯論。二十位導演現場給分,表現好的就晉級,不好的淘汰。何謂好?兩個基準:一,娛樂性,綜藝性節目,不好笑沒有意思;二,辯論能力,你不能有條理地將你的立場闡述出來,那就不叫辯論。於是,這是一個考情商和智商的節目,需要口才、轉數、表演力等,正中我的下懷。

選手來自五湖四海,總之,很多海外華人,並且很多都是大學專業辯手,經驗豐富。我雖然是牛津畢業又大律師出身,但反而自認自己的賣點是夠無厘頭。這次比賽前,有我的對手研究了我,看過我在微博的視頻,都說:「你就是很典型周星馳式的無厘頭風格。」

比賽當日,我和一位上海最知名的搞笑博客、一位澳洲大學專業辯手,還有一位網紅一隊。我們的對手是一位遼寧電視台主持人、兩位專業辯手及一位辯論能力高強的職場女強人。辯題是「如果伴侶送的禮物特別醜,要不要告訴他/她?」我是正方,說要「告訴」。辯論的內容不需要再重複了,但當時我的表現,令其他選手和許多導演都眼前一亮之餘,又笑得很開懷。我是一辯,意思是我打頭陣,第一個出場。每輪完畢,對面四位選手可選擇反駁我,結果少有地,四人都十分踴躍站起來要和我對質—為甚麼?因為感到受威脅。

比賽完畢,導演們短時間內就開會決定誰淘汰、誰過關。當晚,我收到通知:既不淘汰,也不晉級,要再來一次。甚麼?怎麼可能?我這麼好的反應,自問已經連打三場,這次反應最棒,怎麼會這樣?

原來,是因為導演們認為我準備不足,太過明顯在讀稿子和依賴臨場反應。實際上,當天的其他選手,已經準備了一星期(題目是一禮拜前給出的)。而我到現場時,在場的人是緊張得不得了,不斷躲在不同角落準備自己的台詞。我卻顧着周圍搞笑。

對他們很多人來說,這是他們一生人的高點。如果能上到這個節目,可能就有成名的機會。對我來說,卻實在沒有甚麼大不了的。很多人會問我為甚麼可以這麼有自信,又不會緊張。說實話,我能自認大將型,就是因為我不當很多東西一回事。於是,這一次就被他們詬病了。實際上按照制度,應該淘汰我,但他們認為我的潛力是最好的;不過又不能讓我這麼過關—始終得拿出努力的證據。

誠然,我就是崇尚約翰遜,甚至貝理雅那種靠臨場不靠準備的人生哲學。另外,約翰遜是被他的傳記作者認為是「lived a life prepared for being unprepared」。我台灣偶像吳宗憲,也是著名地不rehearsal,要錄影就直接來。但我深知自己還沒到那個地位,所以,我虛心接受意見,在落筆的十天後,重回戰場。

I can only get better.

我就是崇尚前英國首相貝理雅,那種靠臨場不靠準備的人生哲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