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東觀點 2019 年 08 月 06 日

暴民式「不合作運動」 推香港上不歸路

反修例人士分別於上周二(七月三十日)及本周一(八月五日),發起「全港大塞車」及「全港大三罷」行動,並聲言會有大量港鐵車長、巴士司機及航空業僱員罷工,企圖癱瘓全香港以至香港對外的交通。

最後實際參與罷工的人數其實不多,可是由於黑衫口罩示威者分成多批,在上班繁忙時間,先後於多個港鐵車站阻礙列車車門關閉、按動車廂內的緊急掣等,令多條鐵路線被迫暫停服務。再加上「野貓式」的堵路及阻塞隧道行為,導致全港交通陷入大混亂,大量航班取消或延誤,數以百萬計市民及旅客受到影響。這種做法,分明就是強迫不認同他們的人不能返工,綁七百萬市民上戰車。

支持者宣稱「不合作運動」是和平及非暴力,對市民生活和經濟的影響屬短暫和「可以接受」。但正如特首林鄭月娥所講,反修例人士有權罷工,但無權剝奪其他市民正常坐車返工的自由和權利;連串玉石俱焚式的暴力衝擊及癱瘓交通行為,已嚴重損害經濟與民生,將香港推上不歸路。

再者,反對派及反修例人士,到底想透過有關行動爭取甚麼?以及可以爭取到甚麼呢?

「不合作運動」源於「聖雄」甘地領導的印度獨立運動,主要針對英國殖民政府的不公義政策,具體行動包括不納稅、不上公學、不做公職、不買英國貨、自行製鹽(當時屬違法)等。美國黑人民權運動也出現過「不合作運動」,對象包括公共巴士、公立學校的種族隔離政策,矛頭直指政府及相關公共機構。惟兩者都並非針對或企圖直接影響無辜民眾。

反觀香港反修例人士發起的「不合作運動」,卻是直接損害無辜的乘客、顧客、旅客、中低層公務員及港鐵員工,對政府整體運作及高層官員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而且有關損害缺乏針對性,不論支持、反對,以至不關心修例事件的市民都受影響,與元朗「白衣人」的襲擊行動同樣是「無差別」對待。

因暴動罪成正在獄中服刑的港獨人士梁天琦,早前發表了一封公開信,其內容遭到部分傳媒曲解,令人以為他在為暴力激進示威者打氣,其實他是呼籲大家反思。信中提到:「政治的工作不只是要令支持自己的人繼續支持自己,而更是要令不支持自己的人轉為支持自己、改變想法,認同自己的方向。」

現時的「不合作運動」產生的效果卻明顯相反,不單爭取不到更多人支持,反而可能會令原先同情示威者或持中立態度的市民反感。

無論如何,類似「不合作運動」相信還陸續有來。香港交通以公共集體運輸為主,其中鐵路服務更形同香港經濟和民生的生命線、大動脈。政府、警方及相關公共交通機構必須汲取經驗和教訓,就如何處理類似行動及避免香港交通全面癱瘓早作準備,包括從速及從嚴執法、加強保安和人群控制、制訂應變計劃及後備方案等。

現行法例規定妨礙巴士等公共交通服務,最高可判坐監,但妨礙港鐵列車只能判處罰款,阻嚇力明顯不足及不相稱,至少須將兩者看齊,甚至應將妨礙港鐵的罰則訂得比影響其他交通服務更重。

周一早上有示威者癱瘓港鐵運作,成車人被迫遲到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