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19 年 08 月 09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抗爭與罪惡的界線

人的本性究竟是善是惡,言人人殊,而我則堅信「人之初,性本惡」。人也知道自己的本性如此,所以才生出一套道德倫理觀,來規範自己。這套道德標準後來寫成法律,用來儆惡懲奸,又寫進各個宗教的教條,導人向善。這套標準教導我們,無論我們怎樣痛恨某人,也不能出手傷害他;無論有多渴望得到某樣東西,也不能因為要得到它而不擇手段,危害別人。

但在今天的香港,一場「反修例」的抗爭中,這些我們一直奉之為圭皋的價值觀,已被棄置一旁,於是社會開始黑白顛倒,亂象叢生。這亂象上一次在中國社會出現,是在文化大革命時期,誰料又出現在今天的香港。連日來,我們目睹和平的街頭示威最後都演變成暴力衝擊行為,逾越了所有公眾安全的底線,暴徒以不斷升級的武器還擊,拋磚頭、擲鐵枝、上星期日還開始縱火,招招致命。這些都不足為奇,奇就奇在,社會上竟有一大部分人非但沒有譴責他們,還反過來譴責警察。

這些人包括:向大學生說暴力可以解決問題的大律師、說不會和暴力示威者劃清界線,每次暴亂中站在前線挑戰警方行動的立法會議員、要「黑警死全家」的通識科老師、最近還有咒罵警察的子女過不了七歲的中學副校長。這些言論及行動令我毛骨悚然。香港人的道德標準,為何沉淪到這個地步?警察有沒有使用過分武力?在個別情況,或許有;在元朗事件中,警方有否出錯?或許有。但我深信這些個別事件都會有跟進調查(廉政公署已開始調查了),社會上自會有公論,絕不可作為暴力抗爭的藉口。

我也反對《逃犯條例》,也不明白為何特首老是不肯說出「撤回」二字,但一個成熟、理性的公民社會,無論爭取的理想有多崇高,也只可以和平的方式表達訴求,若它演變成暴行,全社會都應該譴責。示威組織者辯說,他們的暴力是因為警方的暴力,但看過七月二十八日整個暴亂過程的人都不會認同他的話。我們應該慶幸生在香港,享有充足的言論及示威自由,合法的遊行終止後,警方並不會即時驅散人群,更讓他們隨處挖地磚、拆鐵欄、搬水馬,並三番四次勸諭、警誡,期間不斷經受辱罵及飛過來的硬物襲擊,最後才出動非殺傷力的武器來驅散。這種克制的程度,我敢說任何一個西方民主國家都辦不到,尤其是示威者尊崇的美國(對,人群中真的有人高舉美國旗)!

政治事件,不可能輕易有共識,而反對暴力,是目前香港市民唯一可以達致的共識。我深信我們每個人的心中,都有那一條是非和道德底線,請不要再去模糊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