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19 年 08 月 04 日

鼓吹「獨立調查」 「勸降派」圍攻林鄭

反修例風暴引爆連串暴力示威接近兩個月,社會內耗不斷,反對派卻仍未有收手迹象。

對於反對派提出的五點訴求,特首林鄭月娥一直打免戰牌,實情是大量人士包括多年官場友好、現任建制核心成員,紛紛化身「勸降派」,圍在林鄭身邊遊說,鼓吹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部分人出發點是為了香港好,覺得這樣才可令香港回復平靜。

不過權威消息人士向本刊拆局,謂在背後操局的反對派力推五點訴求,最新戰線正正放在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反對派有心狙擊體現一國兩制,香港高度自治的防衛力量;早前已經猛力針對律政司鄭若驊,如今則聚焦在調查委員會上,希望透過調查警隊執法問題,打擊特區政府唯一可以合法使用武力,維持公眾安全的部隊力量。」

政府內部對調查委員會亦抱持懷疑態度,「有先例可循,查親都注定有幾件要被犧牲。o依家有非建制派鬧警方使用過大武力,容乜易查查吓就搵警隊祭旗?」

各方正緊密觀望林鄭最後的取態,「食呢粒毒藥,不止害了林鄭,仲毒埋成個特區政府。」形勢緊迫,中央特別安排港澳辦在周一舉行記者會,一大用意就是澄清視聽,力挺警隊。

連日來社會上不同人士紛紛向特首林鄭月娥施壓,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修訂逃犯條例風暴發展至今,已是個個星期都有警民衝突,社會正面對嚴重內耗。混戰中,未經查證的消息亦廣傳得特別誇張。早前網上刊出律政司司長鄭若驊請辭的消息,震動官場,要鄭若驊親自出來鄭重澄清並無其事。

本刊早前經權威人士拆局,已分析反對派狙擊目標,正正是鄭若驊及警隊這兩大顯現香港高度自治的防衛力量。

據本刊了解,反對派最新戰線,已聚焦在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上。

「林鄭已經高掛免戰牌縮埋,對反對派提出五點訴求一直未有回應,一般市民或者不明白政府點解會咁。其實是有好多熱心的人,近期不斷圍着林鄭獻計,走出困局,甚至擬定由前大法官李國能做委員會主席。」權威人士說。

翻查記錄,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在六月二十五日率先說:「無論是示威者或是警隊那方面,最佳的方法就是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找一個於社會上有公信力的人去主持。」

之後有勞福局前局長蕭偉強、運輸及房屋局前副局長邱誠武、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前副局長梁敬國等八名前局長、副局長和政治助理透過聯署公開信,要求林鄭成立法定調查委員會;七月初再有終審法院前首席法官李國能的撰文,謂「獨立調查委員會提交報告需要一定時間,例如最少九個月。這段時間可讓社會緩和氣氛。」據了解,還有很多沒有公開發言的,都在向林鄭遊說。

這些「勸降派」中,好多人軟硬兼施,逼林鄭同意開展做獨立調查,又有前友好打電話給她直接游說,總之不斷圍攻她。

權威人士說:「他們有些屬於出於真心想香港好,卻看不清局勢的複雜。亦有些別有用心的,會先叫政府道歉,道歉後就做獨立調查,查完當然要炒一兩個祭旗,總之一步步進逼特區政府;現時好多人逼佢、引佢食毒藥,問題係林鄭守唔守得住。」

示威者提出五點訴求,反對派已聚焦當中的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反對派槍口轉警隊

五點訴求中,林鄭下台與否已不是焦點,權威人士分析,反對派目的不是要林鄭落台,這樣做是令林鄭覺得自己不是被針對的目標,他們是要狙擊鄭若驊及警隊,「早前散布流言話鄭若驊會辭職,結果被踢爆是流料,跟住就將槍口轉向查警隊。」

其他地方在警隊以外,會有其他武裝力量保護政權,香港卻完全沒有。權威人士說:「香港警隊是特區政府唯一可以合法運用武力維持公眾秩序的紀律部隊,是維持政府穩定性的力量之一。如果他們配合政府使用武力,卻要被公審式調查,承擔不可知的法律責任,政府維穩力量就會消失。」

「四個警察職員協會一早已反對搞獨立調查,有些警嫂更講到明『如果有調查,一定唔畀老公返工』,所以,一搞調查,軍心即散,律政與執法兩大重要部門缺一的話,政府立即無法管治,『一國兩制』就玩完。」

很多市民會覺得,獨立調查委員會是政府處理巨大危機的萬應靈丹,政府以往次次都用,為何今次不用?亦有好心人想幫政府,勸政府出這張牌,覺得對件事好。其實,政府內部對調查委員會亦有擔心。

警隊是特區政府唯一可以合法運用武力維持公眾秩序的紀律部隊。

 

獨立調查要搵人祭旗

有高官便分析說,形容獨立調查是靈丹的人,會拿一五年的鉛水事件來舉例,說當年獨立調查報告雖然批評水務署、房委會、承建商等集體失職,直斥各方輪流將責任推卸給別人,但並無點名誰人要負責。時任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當時亦表示,鉛水事件顯示現行制度有問題,但看不到有任何一位公務員要為此負上個人責任。

不過,洞悉今次做獨立調查等同叫林鄭食毒藥的人,就解讀說一二年的南丫島撞船事故,政府及後成立海難調查委員會, 結果不但海事處高級驗船督察被裁定「宣誓下作假證供」罪成,就連海事處助理處長蘇平治也因「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入獄,顯示獨立調查隨時要搵人祭旗。

還有沙中綫紅磡站的獨立調查,雖然有法官主持的委員會進行聆訊,但仍然有人會不按遊戲規則,在委員會以外地方爆料兼指指點點,當中以涉事的「中科」為甚。此外,立法會議員田北辰雖然支持獨立調查,但同時又另起火頭,要求立法會運用特權法調查。「田二少不斷講,制止唔到,變成兩頭燒,內外夾攻之勢。」該高官說。

「從公務員的角度,一調查就先入為主認定一定係官員有事。海事處被調查就是一例,查緊A變咗查到B,最後有人要坐監,據聞當時觸發了海事處內部好大不滿。」該高官續說。

由林鄭月娥所領管治班子多次向公眾解釋仍不能平息民怨。